泽言

感谢你的喜欢,我会回来。

莫名其妙梗

天啊吃了一口大粮一本满足!!

伊雪:

1

路明非在街霸PK时发现了一位技术高超的玩家,两人连磋几盘后如同知音相恨见晚。Sakura决定和小怪兽在酒吧见面切磋,却遇见了一位浑身下上都充满禁欲和颓废气息的帅哥。

屁咧,网聊时萌萌的妹纸原来是位臭男人?

臭男人源稚生盯着面前的衰仔,因为多年未娶的原因他被叫来在酒吧相亲,看见路明非也是找人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了大概。想到那些在背后讨论他是不是断背山的损友,源稚生的脸色如同非洲黑人。

“你就是小怪兽?” 路明非小心翼翼地看着源稚生,对方面无表情。

说他是怪兽也没什么不对,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看他的。源稚生算是默认了。

“那我们来一决高下吧!”

衰仔的眼睛在提起星际时很璀璨,好像吧台上的红酒杯。


身材瘦弱了点但他不喜欢比他壮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需要多补补,至于性别……算了试一试也无妨。

总结起来还算是他的菜。

源稚生站起来,把路明非扛在肩上,无视了对方的呼喊然后在众人暧昧的注目礼下定了房。

“好的,到床上一决胜负吧。”

“!?”


绘梨衣在另一个同名的酒吧里等了好久,在得知自己的菜被哥哥吃了以后她感觉很复杂。

绘梨衣: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小怪兽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是哥哥抢了她的菜,所以她要把Sakura抢回来。

兄妹之间展开了拉锯战,如此令人悲痛的血脉相残是为哪般?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而两个打得如火如荼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某条废狗的人权。


2

赫尔佐格死了,一切都结束了,比起白王存活时感到的压抑,现在路明非觉得这种窒息感如绵延不绝的海浪般淹没他。

乌鸦交代着源稚生的遗物,恺撒拿着防晒油保证说他会替海龟把它抹在美女们的背上,楚子航结果蜘蛛切和童子切没有说话,路明非知道他在想什么,源稚生总是这么认真,最后让自己活得很累。

他记得源稚生总是一副古板的样子,以至于经常被自己噎得说不出话来。

二百五对上一板一眼的精英,路明非完全没预料到他们之间竟然也能擦出那样的火花。可他们两个人就是要急着赶列车的行人,只不过是碰巧在一个站台上等车。哪怕再怎么觉得对方是自己的知音,等到了各自的列车他们就得分道扬镳。

一开始这就是个无解的局。

“路明非……路明非专员?”

路明非好像被波了一脸冷水似的反应过来,看到乌鸦尴尬地笑了。

乌鸦拿出了一张合同,最下面签着源稚生的名字。路明非手无足措,他没想到源稚生也给他留下了东西。

“大家长去和他弟弟见面前写了这一份合同,上面有他许多私人的财产,他指明将这些留给你。”

象龟你把这些留给我有个屁用啊……就不怕我败家吗?

“哥哥他真是在意你,” 小魔鬼突然出现,在他耳边恶意喃喃,“当初或许应该让赫尔佐格把他解刨了的?”

路明泽已经做好了被哥哥胖揍一顿的准备,可他发现路明非只是盯着手里的那张合同,就好像小学生看着刚发到手的英语课本一样,眼里一片茫然。


谁能告诉他这位坐在他床上的悠闲先生是怎么回事?

源稚生把他的床和衣柜搜了个遍,虽然他很礼貌地顺便帮路明非收拾了整齐,可欣喜之后路明非却想要对这位超级混血种发火。

“象龟你为什么会待在我的房间里?!“

“因为路君你签了那份合同,” 源稚生一脸荡然正气得让路明非想在上面打一拳,“你接受了我所有的财产,也包括我。”

路明非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到卡塞尔学院被签下的霸王合同。

源稚生继续说:“昂热校长已经同意我入校了,所以路君不用担心。”

“你为什么不去法国沙滩上给美女卖防晒油?我这个男生宿舍里可没有大波美女。”

“防晒油都给加图索君了,我又不是为了美女来的,” 源稚生认真的看着路明非,“我是为了来找你的。”

路明非满肚子的槽卡在嗓子里。

源稚生扬起了一个柔软温柔的笑:“路君,我回来了。”

路明非眼前水雾模糊,眼睛酸酸的:“我又不是美女,你拿这招来泡我没用。”

回应他的是源稚生的拥抱。

副外:
源稚女:哥哥你怎么好意思抢了我的台词和布景
路明泽:呵呵果然你还是被赫尔佐格切成两半会更好
恺撒:呵呵哒所以送我防晒油是这个意思么象龟你个心机婊,还我小弟
楚子航:你送我的刀我不要了,自己留着吧。明非快过来,日本人很坏
昂热:……让你小子进我学院不是让你泡我的S级!
芬格尔:校长你自己养了个黄鼠狼啊
绘梨衣:还我Sakura


3

明天路明非就要和绘梨衣走进结婚殿堂,在神父的见证下喜结同连。但是源稚生却在婚礼前偷偷钻进了路明非的被窝。

“象龟你在干什么!啊!啊!是坑你都钻吗?!”

“别吵,睡觉。”

“象龟我还很纯洁!今天我就要结婚了我不想成为奸夫!”

源稚生说:“没关系,绘梨衣现在被稚女堵着,一时半会儿进不来。”

“象龟你冷静!那是你亲妹妹啊!”

“亲妹妹也不能抢我妻子。”

路明非被雷成焦炭,他不知道这年头竟然连平塔岛象龟也搞基了。

最后因为路明非不能被切成三瓣,四个人一起去去法国沙滩度蜜月去了。

“你看那妹子好有福气,三个男人围着她呢!”

“不,依我看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

路人乙你真相了。


4、(时间错乱设定,源稚生和路明非同时在校

每一位加入学生会的人都会被迫裸奔一圈,但是这个传统被学生会的人很好的保护起来。因为所有人都裸奔过,因此为了自己的节操都会守口如瓶。

但是世界上有一种生物叫衰仔,他们的幸运值往往都是E。

路明非在接到裸奔的任务简直苦不堪言,被兄弟们半安慰半威胁地推出去裸奔。

反正大家都奔过,也从来没有被发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在山间漫步的源稚生眼神木然地看着路明非。

身为来自日本分部的执行官,他的身份在卡塞尔学院很是尴尬。源稚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几乎足不出户,可没想到难得出来散散心就遇到了一个赤裸裸的奇葩。

路明非觉得他这辈子的节操都已随风而去了,这种感觉就像2012到了一样,他连块想鸵鸟埋头的地都找不到。路明非恨不得化身尔康对源稚生怒吼:紫薇你听我解释!

不是说学生会的弟兄们都没事的么?怎么就他出事了啊?因为是衰仔所以就区别对待么?路明非的愤怒几乎要MAX。

源稚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往哪放,他像石头一样僵在原地半响,然后僵硬地转身离去。

路明非发誓他听到了一句话: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比我的国家更变态的。

所以说这位兄台你快回来听我解释啊!!


三年以后,路明非从那个在卡塞尔学院山间裸奔的菜鸟变成了万众瞩目的学生会主席,这一次的任务为SS级,接应他的会是日本分部的人。

即使他已经从那个衰仔变成像恺撒那样牛逼哄哄的人,路明非完全没有身为学生会主席的自觉。虽然偷懒是很不好的工作习惯,但他还是无法抛弃他心爱的星际。他决定要好好讨好日本分部的人,然后工作什么的都推给他们去干!

路明非缓缓款步下了校长的私人飞机斯莱布尼尔,极力想给日本分部一个“严谨的S级高材生”的印象而不是好吃懒做的废柴。

源稚生叼着“柔和七星”的香烟靠在悍马的发动机舱盖上,他对卡塞尔学院的专员一点兴趣也没有,摆在车盖上的香槟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但当他看到那位穿着印花和服,举着“白鹤与野菊”和伞的人时,源稚生吓得差点把口里的香烟咽下去。

他记得那张脸,当初他难的起了心思想要逛一逛自己不怎么真心对待的校园,结果刚出门没多久就遇见了一个裸奔男。从那以后他确定了卡塞尔里都是神经病,为了保护自己的三观,在学院期间他足不出户。

为什么那位口碑极佳,传说中的S级,学生会主席会是一位半夜裸奔的人?!

而此时路明非也没好到哪里去。

那张面部神经坏死的脸是源稚生!那个曾亲眼见证他在山间裸奔的源稚生!

完蛋了,路明非想,他在日本分部的好印象就要毁在三年以前的自己手上了。


源稚生表面平静,可内心正在咆哮。没想到自己隆重接待的卡塞尔专员是曾经被他看光过身子的学生会主席………谁TM知道那种半夜裸奔的傻逼也能当上学生会主席?!

这是日本最强夫夫的第一次相遇,在未来这段邂逅被新生代狗仔们传为一段佳话。而每次被以芬格尔为首的新闻部采访时,面对 “第一次见面印象如何” 这种问题,源稚生都会不由自主地捂住脸。作为一位矜持有礼的日本人,他绝会承认当初他第一个想法是 “身材还挺不错的”。


裸奔这件事对于路明非来说一直都是污点,为此他一直被源稚女反复调戏。在与源稚女第一次见面时,路明非问:“你为什么要选择与我合作呢?”

“因为Sakura先生有着狮子一般的眼神,哪怕在裸奔时也是那般气势磅礴。”

他当初差点和源稚女解除同盟。您老真是资深牛郎火眼精金,那撒腿狂奔的败狗姿势哪里像狮子了!路明非就差对这操蛋的苍天比一个中指。

如今的源稚女总是喜欢在他哥哥面前搂住路明非的腰,笑道:“路君要是能在我房间里裸奔一次就好了~”

蜘蛛切出鞘,兄弟之间的会面刀光剑影,最后还是路明非收拾留下的烂摊子。

源稚生有时会感叹,当初自己不顾一屑的,却是如今的自己求之不得的。

路明非:不就是男人的裸体吗有什么好看的!象龟你看多了当心长针眼啊!



5

源稚女很苦恼,他身为日本牛郎界的传奇,放着成千上万个美好妹子不泡,竟然对一个男孩子心动了。源稚女并不想逃避这种情感,铁证如山,他最近只要和路明非对上眼心跳就快得像打气筒。

思春少年迷茫于自己的感情,于是在守夜人讨论区上叙述了自己的心结。身为新闻部部长的芬格尔八卦嗅觉堪称狗鼻子,他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弟兄们!大爆料!上杉家的次子竟然怀春啦!大家都准备好,今天我们要拿下首页头条!”

可是他转念一想,源稚女还没透露自己的暗恋对象是谁呢!就这样暴露出去可信度不要太低?

为了八卦新闻,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一闯!于是芬格尔私信了风间琉璃。

新闻部部长:听说你最近有心事,不妨说出来听一听?

风间琉璃:你是为了爆料吧?不过说出来也没什么,暗恋上一个人罢了。

新闻部部长:你要相信我这是健康的心理咨询,为了帮助情伤少年们早日走出阴影。你暗恋的人是谁?

风间琉璃:这么揭伤口的问法真不像是安慰啊,那人是路明非。

芬格尔在电脑的那头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可乐,键盘泡在棕色的汽水里,没多久就报废了。

芬格尔没心思去关心陪伴了他六年多的键盘:“师弟你都造了什么孽啊,竟然被那家伙盯上了!这可不是桃花是催命符啊!”

难得正义心起的废狗决定给自己家的小废狗提个醒,他在路明非回到宿舍时一脸贼兮兮地说:“师弟,你知道那位蛇岐八家的源稚女有了心上人吗?“

“稚女?【源稚生:为什么你叫他稚女却叫我象龟】” 路明非反应过来以后下巴拉得好长,眼睛瞪得跟兔子一样圆,“我去那个大众情人也有恋爱的一天?何方神圣啊我真想登门拜访然后拜个师!是不是这样以后追妹子都不用愁了?”

“………” 芬格尔站在那位神圣面前无语凝噎,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诺诺没说错,师弟你真是小白兔。一不小心你就会被大灰熊拿去擦屁股。”

“去去去,你全家都是兔子。” 路明非打开电脑,“我要玩星际了。”

芬格尔想自作孽不可活,到时候你菊花保不住了可不要怪师兄我!怎么着人家还是提醒过你了的………

在电脑面前切盘的的路明非在芬格尔走之后立刻满眼皮卡皮卡地打开了与辉夜姬的私通频道,这是在EVA的特许权下通过的。也不知道那对兄弟都和昂热交易了些什么,竟然允许路明非与蛇岐八家私通。

路明非不知道,切换到EVA人格的超级电脑控制权甚至在昂热之上。

李嘉图·M·路:稚女稚女?

风间琉璃:路君什么事?^ ^

李嘉图·M·路:听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啊!说出来让我们八卦八卦嘛!

风间琉璃:……路君你还记得你曾经打工过的高天原吗?到时候我们在那里见面。

李嘉图·M·路:风间大师啊你看我们好歹交情一场……

风间琉璃:路君乖,不来我就不告诉你了^ ^

路明非磨蹭了半天才下线,难道稚女喜欢上了危险程度堪比原子弹的混血种?还要这么秘密地把自己约到高天原,金屋藏娇?

源氏重工内,源稚女笑得灿烂,打算马上就身体力行地告诉路明非他心仪的那位对象。





【米优】甜饼/谁家小孩还是处

!!!我落写的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这里落儿W:


除草,主页都快荒漠化了……
标题随便取的什么鬼东西我自己也不知道
太久没写了ooc见谅,我知道你们看到小优特别白痴不明不白地被吃干抹尽是会反(xing)感(fen)的。
这篇是限定开头结尾。所以开头那么尴尬求不吐槽……
没p放了,食用愉快。

——————————————

“我是一个黑暗哨兵。”
“你是一个中二病患者。”
“米迦———”优一郎恼怒地发出带有长长一声尾音的呼喊,“你为什么总损我?”
“你为什么总犯病?”不是因为你不理我吗?那本破书有什么好看的!
“米迦——”又是一通怒喊。
“呵呵。”背后,传来不曾压抑的爽朗笑声,令优一郎愤然转身。正瞧见,正对着玻璃窗外洒进房间的温柔阳光,金发的少年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白皙肌肤蒙上淡淡的金色光晕,朦胧中愈发显得纯澈清丽。
怒气霎时无影无踪。
“米迦啊,总是用这招。”优一郎很是丧气地瘫坐在地上。美人计果然高深莫测。
“我用什么招数了?”米迦尔笑得很无奈,把骨节分明的手掌上的一本封皮简朴的书本随手放到了一旁的茶几上,“快起来,地上凉。”
“好咧。”优一郎是一个不会伤感很久的人,换句话说,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他看到米迦尔分明是无意为之的举动,咧嘴笑了笑,蹭得一下跳起来,蹦哒几下,然后落到了米迦尔的腿上。他揽住米迦尔纤细的颈脖,撒娇道:“难得放假,我想出去玩。”
米迦尔顺势将手放到了少年柔韧的腰肢上,好笑道:“你哪天不是在玩儿?”
“我昨天明明就有在上课,你不知道吗,百夜米迦尔老师?”优一郎好像很是惊奇地道,还特地加重了老师二字的语气。
“是是是,难怪昨天还有人找我告状,说我家小孩子又不见了,原来怕不是他躲在角落里听讲呢!”米迦尔戏弄道。
“闭嘴。”优一郎嗔怒地在米迦尔肩膀上小小咬了一口,可过后却又用手小心抚平了白色衬衫上被自己咬出的皱纹,心满意足地看着其上点点水渍,口中道,“闭嘴,谁是小孩?”
“你不是吗?”还爱咬人。
“我明年就二十了!”
“哦。”怀疑的目光。
“......”
“我要出去玩!”优一郎也是恼了,事实上他一直都是恼怒的。
“你刚刚说过了,想去哪儿?”米迦尔抬手放在优一郎头顶,轻轻梳过乌黑的短发。
“不关你事。和同学出去。”优一郎扭扭脖子,道。
“哦?”
“......”又来......
“去哪?”
“我不是小孩了。”优一郎强调道。
“去哪?”米迦尔脸上没有表情。
“......去xx酒店。”优一郎不情不愿地回答,刚说完这句话却又意料到某人可能会误解,赶紧补充道:“筱雅过生日,大家一起吃个饭。”
米迦尔铁青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一定要去吗?你离他们远一些,不学好。”米迦尔皱形状好看的浓黑的眉。
优一郎闻言霎时嚷叫了起来:“什么叫不学好啊,他们都是好学生,也都是我的同学,朋友!米迦尔......”
“够了够了。”米迦尔拿手揉了揉发疼的耳根,道:“去吧,注意点,别玩太过。晚上我接你。”
“好呐,快结束了我给你电话!”优一郎欣喜不已,全然没看见米迦尔面上淡淡的不虞。
米迦尔还想说些什么,可优一郎已经从他修长的双腿上跳了下来,欢欢喜喜地蹿进房间换衣服去了……
果然没错啊!
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会撇下自己和朋友出去玩了,曾经那个只会缠着自己的小孩子分明改变了......明知道这在正常不过了,米迦尔还是感到怅然若失。
有一种自己幸幸苦苦养的白菜被有的猪头给拱了似的感觉,怎么破?

现代都市的夜晚极尽糜烂繁华,身着黑色标准西装的金发男子,一手把着方向盘,慵懒地倚汽车座位里。车窗将他与纷繁复杂的夜晚隔离,开辟一处安宁。
本是那样养眼美丽的光景,偏生美人流露出叫人害怕的神情。灯光昏黄中,米迦尔轮廓分明的侧颜上布下了些许阴影,平添几分冷厉与肃穆。
他目光紧随着车窗后那人来人往的酒店大门。他,在等优一郎。
还没有等来优一郎的电话,米迦尔就耐不住直接开车停到了酒店楼下等待。他给自己找的借口是担心优一郎犯糊涂忘记给自己打电话——接下来的事情表示,这确实是事实不错。可米迦尔在内心深处诘问自己,是否意味着,自己已经离不开那个活泼的神经大条的少年呢?
早就是的呢。只是,少年从未离开自己,自己也从未做此深思。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门,走出了几个并排的晃晃悠悠的少男少女。似乎喝了些酒,又似乎是玩得尽兴了,勾肩搭背站在酒店大门口的清凉秋风中。
米迦尔眉头紧锁,即刻按了按喇叭。刺耳的声音吸引了少男少女们的注意。
米迦尔打开车门,跨出一条西装裤下修长的腿,下车,向着几人走了过去。
还留有余地,黑发少年并没有喝得太醉,看到那逼近的一抹金黄,便如同天真孩童见到父母亲人,挥挥双手,欢喜而自豪地叫道:“米迦,米迦,你来接我啦!”
米迦尔:不想承认这蠢东西是自家小媳妇怎么办。
一把将那双调皮捣蛋的小手捉了下来,米迦尔不由分说地把少年扯到身后,旋即看向面前的其它几名少男少女。
米迦尔向来是温柔的,纵使因为自己的少年被灌得迷迷糊糊而心中不爽,米迦尔亦不会与面前的孩子们摆出脸色。
“喝了酒,要我送回家吗?”米迦尔一手抓着不断扭动挣扎的优一郎,一面维持微笑说道。
紫发的少女打了个酒嗝,摆了摆手:“谢谢米迦君,不过不用了,有人来接我们的,你带小优回去吧。”说罢,嘴角扬起一个狡黠的微笑,寓意似乎很是深刻.......
“再见!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米迦尔没来得及体会,筱雅便嘻嘻笑着,牵着通行的伙伴,朝着反方向走了。
“什么嘛.....”米迦尔沉吟片刻,无解,不再思索,拉着瘫软在自己身上的优一郎,向车上走去。
“清醒着吗?要不要喝口水?”扣好安全带,米迦尔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一瓶矿泉水,问向半眯着双眼的优一郎。
“清醒着呢,没醉。”少年笑笑,从米迦尔手中夺过水来,咕噜咕噜往下灌。
“哎,够了,倒身上了都。”米迦尔惊道,连忙拖正了水杯。
优一郎抹抹嘴角,大声道:“没呢!”
“唉......回家。”米迦尔摇摇头,将视线转到前方,启动了汽车。只是他自己也不曾发现,自己眼底深深的宠溺,与嘴角浅浅的笑。
优一郎睡到半途,悠悠转醒。其实他也没有喝得许多,只是容易醉罢了。
侧头看见米迦尔近乎完美的侧影,便傻傻笑开。他呢喃道:“米迦......”
“嗯?”正开车的米迦尔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说,米迦!”优一郎卯足了紧,吼。
“诶!我在。”
“米迦,我不小了……我......二十......”优一郎说的话断断续续的。
是不小了,闻言,米迦尔心中想,勾起先去的愁思。
“谁,谁是小孩子啊……他们,嘲笑我......”这接下来的话却让米迦尔皱眉语气凛冽了些许,问:“什么?谁敢嘲笑你?”
“嗯,他们,他们,说我,小处男......嗯......混蛋......都是.......”优一郎声音浅浅,语调黏腻地说。
天知道要有多大的定力米迦尔才没有因为拧下方向盘而翻了车。
其实,他们笑的不是你......
米迦尔恍惚明白了筱雅那一抹标志性的笑容的含义——现在的小孩子,鬼心思真多。
暂且不论如何处理那群胆大包天的小孩子了,原来自己,也确实会因为某一句话,豁然开朗。
“他们这样说的吗,小优?”米迦尔语气突变,温柔而危险地诱导道。
“是啊!就是他们,就是,这样说的,嗝,处男,嗝......米迦啊......他们,讨厌。”优一郎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提了提音量,控诉道。
米迦尔蓦地眯眼笑了起来:
“处男?马上就不是了。”

??我画画不好但是我想写啊呜呜呜呜呜手动艾特 @雪霁之日 

雪霁之日:

大概是歌手米x画家优,已交往
……
“I don't know where is my home-”
米迦尔轻轻拨动琴弦,眸子中沉淀了优一郎所能调出的、最美的蓝色。
“I don't know where my soul should go.”
舞台上的那人忽然垂下了眸,嘴角弯弯的,将蓝色与绿色相融。
“So if you don't mind,”
他突然弯下腰单膝跪地,向优一郎伸出了手,眼中温柔笑意不去。
“Can you be my destiny?”
……
有没有人愿意画我的段子啊qwq虽然不好…!

答应给阿梓看的耳钉!!【还有我的脸【小声@雪霁之日 

【胜出】梦里

*ooc严重注意

*小学生文笔慎入

“抱歉先生。充电宝、手机有吗?”

爆豪胜己不耐烦地斜了一眼挂着微笑的检查员,粗鲁地把手机扔进盒子里。

绿谷出久刚刚勾起的嘴角抽了抽,小心翼翼地拿着检察工具。他顶着男人凶狠的视线,心里想着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很不巧。手中的检察棒“滴”的响了一声,上面刺眼的红灯让绿谷出久心里一惊。

他小心翼翼地抬眼。“先生,请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雕花的小刀,随手扔给了神游天外的绿谷出久。

“送你了。”

“诶…?!”绿谷出久手忙脚乱地接住小刀。“可是先生……”

爆豪胜己皱起了眉。“你听不懂人话吗?要干嘛快点。”

“……是!”绿谷迅速地又检察了一遍。“谢谢先生的配合,祝您旅途愉快。”

那人猩红的眸子扫了他一眼,和低着头的他擦肩而过。

“废久。”

男人若有若无的声音飘进了绿谷的耳朵里。

===============

绿谷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伸手拧开了床头灯。


他把玩着男人送的小刀,从刀鞘到刀刃用指腹细细地摩擦着。


绿谷出久觉得很莫名其妙,眼前这个一脸不耐烦的陌生男人让他没由来的心悸。


小刀雕刻得很精致,花纹的边缘打磨得光滑细腻。

在刀刃的最上端刻着一行字,隐秘在繁复的花纹之中。

“INU……”

他右眼皮猛地一跳。

“……IZUKU…?!”

为什么?为什么上面会有自己的名字?!

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

冷水撒上脸颊,绿谷扶着洗手台,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副惊慌而恐惧的表情。

“什么啊……”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想太多了吧。人家只是跟你重名而已。”

那个人,他从不认识啊。

他从新躺回床上,手脚冰凉。

说不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呢,下次看到再还给他吧。

==============

“小胜……”

“小胜?等等我!!”

绿谷疲惫的揉了揉眼睛,像往常一样擦掉脸上的泪痕。

这梦他做了快有一个半月,每次都是同样的片段。刚开始恐慌的心情已经慢慢地变得麻木。

他照常穿好制服,小刀服帖地躺在口袋里。

留海着实太长了,墨绿色的头发被整整齐齐地夹在额边。

“先生……”绿谷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双猩红色的眸子。

“啊啊,这把刀还给您!”他假装没有看见爆豪胜己一瞬间阴云密布的脸,自顾自地检查起来。

“因为看见上面刻的字,我想可能是您很重要的人送的……”

检查棒自始自终都没有发出刺耳的警告声,绿谷出久偷偷的松了口气。

“谢谢,祝您旅途……”嘴里机械地官方语言被从新扔回的小刀打断了。

他依旧手忙脚乱的接住破空而来的刀。还没等他说什么,男人背起了黑色的双肩包。

“不需要。”

==============

那些莫名其妙的梦越来越过分了,一日比一日频繁。

它们给他带来的仅仅只有起床时剧烈的头疼。绿谷出久甚至开始有些惧怕睡眠了。

梦中的主角总是对他吼着“废久”,“而自己却叫他“小胜”。

太过分了。绿谷忿忿不平地嘟囔着。

“凭什么他可以对我恶言相向啊……”

或许那就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噩梦而已,又或许那是他曾经丢失的记忆。

但是绿谷出久并没有对他们表示更大的兴趣。

他这样活了三四年了,一天又一天,很平凡也很快乐。而安定下来,也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而那个送他小刀的……对,那个金发的男人,也有半年时间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

过去就好了。

他总是这么想着。

==============

“早上好小久!”绿谷出久刚刚在工作岗位站稳时,丽日已经蹦蹦跳跳地帮他把早餐领过来了。

“刚刚有个很凶的男人找你!”上明电气手舞足蹈的凑到吃包子的绿谷前面。“'废久那个家伙还没来吗!!懒死了!'他居然这样说!就在两分钟前!”

“诶……是吗…”绿谷刚想咬一口包子,他突然僵住了。那个男人经过他身边时那声忽近忽远的“废久”让他如坠冰窟。

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手心被冷汗浸湿。

“抱歉……”

呼吸、叫喊。绿谷出久顶着诧异的目光在不同的航站楼中穿梭。

我必须要找到他……小胜……

泪水混着汗水滑下脸颊,墨绿的发丝狼狈地粘在额角。

“请让一让……”

他奋力地拨开拥挤的人群,那人的背影混杂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闯入他模糊的视野里。

“先生…!请等一等!!”

绿谷挣扎着逆流向前,他伸长了手,无数次想要触碰爆豪的肩膀。可人流总是把他俩推向相反的方向。

人们身上的背包硌得他生疼,眼泪如奔腾的河流决堤而下。

“小胜!!等等我啊小胜!!”

他终是抓住了那人的衣角,轻轻地,却带了他沉重的感情。

他看见那人惊愕地回头,像是回到了他颠倒日夜的梦中。

“废久…你…想起来了?”

END

全员崩坏的一天【内含胜出注意避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可爱!!!反复蹦跳!!

安食.:

【高亮】只是搞笑产物,请勿当真,不走剧情,全员ooc


              雄英今天似乎也不是平静的一天。
              从上鸣电气迈着模特步一步一步风情万种的走进教室,还靠在门边风流的撩了一下头发,抛了个媚眼,以致于绿谷出久的早餐掉到地上开始,每一个被上鸣电气接触过的人,好像都变得有些不正常。
              “……怎么回事。”相泽消太有些头疼的看着看着正和切岛锐儿郎抱住哭成一团的绿谷出久。
              “我跟你说啊切岛……嗝,小胜他啊,小时候,小时候,嗝…!”哭得不断打嗝的绿谷出久显然没办法完整的说完一个句子,他猛的吸了吸鼻子,朝着门口握着拳头大喊:“小胜你这个王八蛋——!负心汉——!”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以及一阵熟悉的烟雾,教室的门被踹开了,爆豪胜己一脸阴郁的看着绿谷出久,手上的发出危险的噼啪声:“……废久,你在说些什么呢。”
              绿谷出久吸吸鼻子,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小胜,说实在的,自从小时候被你摸过屁股以后,我就一直为你守着屁股的清白,可是如今你为什么不喜欢它了!!!不喜欢我的屁股了!!!是它不圆了吗?是它不翘了吗?小胜,再这样下去,我就改名叫屁股出久,直到你再摸它为止!!!”
             爆豪胜己想起来了,小时候,唯一一次被石头绊倒的他,扯下了绿谷出久的裤子,还顺带摸了一把他的屁股。
             记忆中的手感,很软,很弹。
              “废久…就让我把你这段记忆消除吧!!!”爆豪满脸怒容,正准备一掌拍绿谷脑门上,却感觉自己被人一掌打中了脸,一转头,上鸣电气朝他眨了一下眼睛。
              爆豪脸上的表情从暴怒逐渐到呆滞最后突然灿烂的笑了起来,他站直身体,提了提裤子,又把衬衫的纽扣扭上,彬彬有礼的问:“没事吧上鸣同学,有受伤吗?”“噢,小甜心,没有哦!”上鸣飞了个飞吻,扭着屁股掩嘴笑着走向切岛,切岛娇羞的低下了头。爆豪又转向绿谷,满脸担忧的揉揉他的脸,替他擦去眼泪,还递给他一张手帕:“没事吧,绿谷同学?”“小,嗝,小胜?”绿谷泪眼朦胧的看着笑得一脸可亲的爆豪,不知为何还是有些打颤颤。
              而围观了整个过程的相泽老师显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很明显的他的学生们,以上鸣电气开始,就中了一种会传染的个性,似乎被第一个传染的人接触到的人,就会变得奇怪,平日的自己不一样。
             这个案例不是没有过,一般只用于整蛊人,过段时间自然会恢复正常,相泽想了想,关上A班大门,留下里面不正常的绿谷出久不正常的爆豪胜己不正常的A班全体学生。
             教室里有些吵,比如饭田正在高声唱月亮之上。而丽日和蛙吹则带上了墨镜,撩起袖子在敲桌子伴奏。
             “小胜……来玩剪刀石头布吗,输得人要听赢的人一个要求哦。”“好的,绿谷同学。”
             绿谷今天运气不错,出了布,而爆豪是剪刀。
             “往我脸上亲一下,亲一下吧小胜!”绿谷迫不及待的把脸伸过去。爆豪面露难色,到还是小小的在上面亲了一个,发出气味的“啾”声
             绿谷出久的脸红成了番茄,显然是很开心。
             那边,轰焦冻目睹了这一幕,他扯了扯领带,开始深情的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饭田三人组看见了,也跟着一起开始唱。
             接着A班全员都开始唱。
             而绿谷出久则不断的说着谢谢谢谢,回头请喝喜酒。
             总之第二天A班在被B班投诉,恢复正常以后,据说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揍了一顿,而饭田整天都在面壁思过。





           

【米优】病变

颓废的我出来啦!!这回有单车!!【bu

因为有车所以只能上图xx

食用愉快!爱你们!!

@雪霁之日 @这里落儿W @安迷修身养性🛀🏻 差点又找不到可爱的忧女刚想让她自己来……

上车 - - - - 》

对不起,弃坑了。

对不起宝宝们……那么久没出现……我来弃坑了。抱头求别打。我还会写别的米优文……我要把之前的那篇《鱼》弃掉。

之后我会尽量不写长篇。占tag致歉

“因为……我爱着您啊。”


泪目。


表白太太❤️

a克曼🤔:

【利艾】兵长生日梗 11
*本章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