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是个废人

“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 ——吴邪《盗墓笔记·重启》

迷失的暴风雪

我踏上那茫茫雪原,厚重的靴子随着松落的雪深陷入里。

 

雪、山与天似乎连为一体,白的有些混沌。

 

风雪迷了双眼,视野被狂虐的白所占据。

 

耳畔明明有呼啸的风雪之声,却让人感觉四下里独留一片寂静。

 

忽然间,小小的雪堆从我眼前滑落。

 

我抬头,昔日的苍松已被雪压弯。松林被雪染白,带着星星点点的、枯萎的痕迹。

 

落地的松果或深或浅的被埋在雪里,我叹口气,捡起脚下挂着冰的松果,清理干净,放入包里。

 

冰碴被踩碎的嘎吱声从脚下传来,我戴上护目镜,走入快要枯萎的松林。

 

除了半枯的松,周围无一活物。这苍茫土地宛若死去了一般了无生机,就连最后一丝顽强的生命也正被无情地夺走。

 

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仿佛肉身与灵魂都融于风雪,分不清昼夜黑白。

 

后来我仰躺在地,透过覆雪的松枝看死气沉沉的天。

 

冰凉的雪花砸到我脸上,然后融化成水。

 

因呼吸产生的白气还未等悠悠上升就被冻结在空中,消失匿迹。

 

我阖上眼,在这片风雪凌厉的土地上沉沉睡去。

 

梦里,我迷失于风雪之中。

 

而暴风雪,迷失于暴风雪。

 

END


我喜欢水。

 

喜欢水触摸我皮肤的感觉。

 

就像是小小的精灵,温柔、冰凉。

 

我常常侵入水里,沉到那最深、最暗的水底,呆呆地躺一会儿,看逐渐恢复平静的水面。

 

水很神奇吧,就那么薄薄一层,却隔开了有空气的世界。

 

当阳光散落水面,水面便是暖的。然后向下,又变回了冰冷的触感。

 

我喜欢躺着,看五彩斑斓的鱼儿在我眼前游来游往。

 

轻轻张嘴,吐出晶莹的泡,阳光便被困在那泡里四处冲撞,带动五颜六色的光。

 

他们飘飘乎乎的浮到水面上,再破裂,带动水面的波纹。

 

水真温柔啊,它模糊了水外的风景,磨圆了建筑物的棱角。

 

奏响冰柔的舞曲。

 

氧气不够了,我开始缓缓上浮。而水的精灵淘气地轻抚过我的脸颊,将我往水面送去。

 

要是我是条鱼该有多好啊。

 

这么想着,指尖首先触碰到了空气。

 

水面延展开来,包裹着肌肤,如胶一般弹滑。

 

我猛地一跃。

 

水珠四溅,流辉缤纷。

 

然后破水而出。

 

END

名人朋友圈。沙海邪的皮。语c浪戏。

名人朋友圈。沙海邪的皮。语c浪戏。

试手……

🐟🐟🐟

p1黑医生p2乱涂

给落尘的手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