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米优】核辐射(上)


01

1945年二次四界大战末。

残酷的世界大战渐渐接近尾声。唯有日本的战场上依旧硝烟弥漫,平民百姓人心惶惶。

中、美、英三国在7月26日当天发布《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眼看世界二战马上就可以不负众望地完美落幕,就在让全世界人民关注的紧要关头,太平洋西部沿岸偏上方的一个小小岛国出了岔子。

即使是日本的盟友也没想到,不过两天时间,小小的日本政府居然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地拒绝了《波茨坦公告》

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消息传到的当天日本人民叫苦不迭,日本政府的残酷无情人人尽知,这一来二去不知又要牺牲多少生命。

谁的亲人,谁的爱人,谁的孩子,谁又会因战乱而逝去,政府从不会知道,更不会带来一分一毫的关心。他们仅仅只是千篇一律的让无辜的人民为了国家所谓的面子和利益做无谓的牺牲。

恶心。

短短两个字你的恶言与恨意几乎要喷涌而出。

这个大概就是每一个日本平民的心声。

说出这万众心声的却是一个孩子。

他叫百夜优一郎。

他那双碧绿的眸子无时不刻充诉强烈的恨意,复仇的火焰在眼底燃烧着,跳跃着,闪烁着,想要冲破眼球的禁锢。

但每每他扬言要打倒那些令人反胃的贵族的时候,他身旁那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百叶米迦尔,总会眉眼弯弯的打趣他;“小优还真是一个不动脑子的笨蛋呢。”

结果当然就是被对方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脑门。

毕竟是战乱的年代,这样能说能笑的好日子又能坚持几天?

新宿很快再次招到了美国导弹部队的袭击。

优一郎和米迦尔带着百叶孤儿院里的孩子们紧急逃生,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孤儿院在他们身后崩塌瓦解,灼热的气流几乎是贴着他们的脊柱往上窜,烧焦了他的几缕发丝。

每一秒钟他们身后都有人葬身火海。

“快跑啊! ”优一郎大吼着,愤怒和绝望让他的表情极度扭曲和狰狞。顾不上流进眼睛里的是血是喊他竭斯底里:“跑!”

但那只是徒劳,他们幼小的身体毫无遮拦到暴露在敌人的视野里,注定要为战争献上生命,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断后的优一郎能清楚的看到敌人的子弹破空而来,毫不犹豫地撕开每一个孩子青涩的骨骼,贯彻每一个孩子稚嫩的胸膛。

家人的血淌在他脚下,慢慢悠悠地汇聚在一起,变成一条细小的血溪。似乎在嘲讽着他的无能为力。他错愕,惊诧。不可置信的呆在原地,四肢冰凉,头脑一片空白。

忽地有一双手,环上他的脖子,然后对方的胸膛贴上他的脊背,呼吸融为一体,心跳交隔,感受着心脏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米迦拥住了他。他轻声呢喃:“小优,走吧。”他任由子弹镶嵌在血肉里,做他的盾,为他挡下枪林弹雨。

拥抱的手渐渐松动了,男孩无力的从优一郎身上摔下来,身上零零星星布满了被子弹袭击的痕迹。“小优……再见。”米迦踌躇不决的张口,顿了一顿最终什么也没说。只道了句轻轻的“再见。”

他虚弱的扯了扯嘴角,咧开一个小小的弧度,给了一伊朗一个苍白无力的微笑。“开什么玩笑! ”优气愤的大喊着,温热的泪砸落在米迦脸上。“要走一起走!”他一把捞起米迦,使劲儿往后拖。没多久就气喘吁吁了。那双碧绿的眸子里翻涌着滔滔不绝的悲伤。

枪声一刻都没有停息,战机的轰鸣生越来越大,震得人耳膜生疼。

再这样下去小优就再也逃不掉了。

“小优,你快走啊!”米迦急了,好看的眉皱成一团。可优一郎执着得很,拉住他就是不肯放开。米迦脸色一沉,一巴掌拍开了优一郎的手。他在男生错愕间咬牙把每一个字,用力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你想害我死吗? ”优一郎惊慌的摇头,刚想开口就被打断。“我本来装一下死就可以蒙混过去,你在这儿又碍什么事,啊? ”平时那声湛蓝而又温柔的眼彼时如掺了冰碴一般冷漠疏理。“你走啊!”他语气里的不耐重重地敲打在优一郎心中,让优一郎惊慌失措。

米迦偏过头去不再看他,优一郎
全神贯注地看着躺在血泊里的米迦,似乎要把他的容貌牢牢的烙在心里。

他咬着下嘴唇沉默了半响,深深地看了一眼不愿看他的米迦,终是狠下心来逃离了战场。

转头的一瞬间泪水喷涌而出,他一遍又一遍地念着米迦的名字,在忏悔,在哀悼。

血泊中的米迦松了一口气,泪水无声地划过脸颊。他半阖着眼,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小优,小优,小优。”他念着,轻轻的笑起来。

他们原以为就此分别。

就在小小的优一郎远离战场的那一刻,银发的贵族站到了米迦身边,轻轻松松地把他抱了起来。他回头笑眯眯的看着比他矮了不止一截的女王。“如你所愿,我的克鲁鲁殿下。”

也在那一刻,优一郎越过一濑红莲伸出来的手,扑入他的怀抱。“给我力量。”泪水打湿了男人的军服。

男人怔了怔,随即稍稍抱紧了他,勾出一个笑。

“好。”

02

梦醒了。

优一郎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心脏跳动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回响。冷汗浸湿了衣襟。他紧紧地抓住洁白的床单,大口大口的喘气。

“米迦…… ”他是他四年来的恶梦。是他抛弃了他,在战场上。

世界二次大战中是结束了。但是结局很残酷。美国用两颗原子弹强行停止战争。因为日本政府的错误决定,让广岛长崎顷刻间灰飞烟灭,再无生灵。

广岛长崎被政府封锁,却不断地有人被派去核辐射去调查,后果很显然,就是慢性死亡。

世界大战随时结束了,去牺牲了很多的无辜的生命。平民的死亡人数竟是军人的两倍之多。

日本还在内讧。政府和贵族的势力和优一郎所在的帝鬼军纠缠不清。

四年以来,有一郎从未放弃过调查米迦的去向。他不相信米迦已经在四年前死去。若不是条件限制,这个头脑发热的笨蛋肯定要把整个日本翻过来找。

明天面对的依旧是黄沙满天的战场。两方战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贵族被月鬼组接连不断地抹杀,权力更大的贵族开始亲自出战。

优一郎叹了口气。

天空的边缘微微泛起了鱼肚白。

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很快到来,又很快过去。随着对方贵族等级的增加,月鬼组的人也越来越吃力。

柊筱娅分队完成任务后急急忙忙赶去营救红莲分队。

尘土飞扬,红莲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被敌人一刀捅进胸膛。“红莲!”优大吼着,一瞬间的表情扭曲变形。米迦躺在血泊里的那一刻闪现在眼前。

他不想,他不想。他不想再自己逃走,不想再抛弃亲人了!

长刀插进对方的胸膛,敌人的血喷洒在他脸上,温热。一句“阿朱罗丸”就要脱口而出,他抬头,看见对方欣喜的脸,突然就顿住了。

那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容貌。

柔软的金发在空中飘散,熟悉的眸子里漾满了温柔。

“你在愣什么啊优!杀掉他!”红莲在一旁急得大骂。
现在的优一郎什么都听不进去。

“米迦……”

他眼眶里的泪水打着转,呼之欲出。

“你是米迦吗?”

他听见了男生那一声轻轻的“小优”,带了绵绵的眷恋。

顷刻间积蓄的泪水喷涌而出,他扑到米迦怀里,抱住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米迦……太好了。”

米迦轻笑,毫不犹豫地回拥他。“小优,跟我一起走吧。”

就这一句话,优一郎突然反应过来,这是战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战场。

他的同伴、他的亲人,还在殊死奋战。他猛然想起来,米迦他……穿着敌人的战服。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坦然。

家人就是家人,从不分敌我。在这种战乱的年代,也只有家人,是值得信任的了。

但是帝鬼军不能输,月鬼组不能输,他的家人和同伴不能输,他优一郎不能输。

因为他们为家人而活,为人类而活。所以他能放心地把后背留给他的同伴。

“我不走。”他挣开米迦的手,看向红莲他们的方向。“我要回去战斗。”

米迦睁大了眼。他本以为小优会听话的跟他走的。也对。他扭头看向之前要杀的男人。

是他们利用了小优。

他再次抓住优一郎的手。“跟我走。”语气不容置疑。

优一郎顿了顿,微微回头,打掉了米迦的手。“啰嗦。”

米迦愣在原地。

优一郎刚刚三步两步走向红莲就被笑得开心的费里德截下了。“这不是我们米迦君日思夜想的优酱嘛。”他挑起优一郎的下巴,把利牙凑过去,眉眼弯弯。“不如就从你的血开始吸吧?”

还没等优一郎反应过来费里德的手臂就先少了一节。

米迦在他身后举着剑,脸色难看。

“啊啦啊啦。”费里德耸耸肩,捡起地上的手臂,轻轻松松的接回去,“虽然可以接回去,不过还是很痛的哟米迦君。开个玩笑,不动你的优酱就是了嘛。”

他笑笑,一挥手“撤退。”“喂!”米迦拉住他,“费里德,小优他……”

费里德不予理睬,带着军队往回走。“费里德!”

费里德猛的回头,一把抓住米迦的衣领。“别闹事。再不走的话,帝鬼君就要出招了。那是禁忌。”

米迦不情不愿的禁了声。

小优。我要把你带回来。

感谢梓的捉虫w@曳梓桦榆. 

以及支持的落儿和有苍!@这里落儿W @徐沨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