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二十三)


他不是王黎,王黎不是他。

那他爱的是谁?

使者站起身来,俯身对他笑得眉眼弯弯,眼睫洒在脸上的阴影更浓了。“你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你在幻想它跳动起来的样子。”他直起腰,背对着下落的太阳,让鬼怪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它跳起来,就不是我了。”

就不是我了。

一旦身体有了热度,心脏开始跳动,血液开始循环。他就不是他了。不再是地狱使者。

是他想要的记忆的拥有者。

鬼怪颤了颤,他的心思仿佛赤裸裸地暴露在那人眼前。他动了动唇,“没有。”

都已经过去了……我爱的应该是你。

但是若他不是王黎……他为何会哭?鬼怪摇了摇头,逼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绕来绕去的问题。“我时间不多了。”他这样说。

使者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你还有很久的时间。”鬼怪笑了,“是啊,我还有两三个月,有好多个星期,有好多天。要是初雪能晚些就好了。”

“走吧。”使者一把拉起鬼怪。“灯亮了。”

他们肩并肩的走过吵吵闹闹的人群,路过琳琅满目的商品。

鬼怪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轻轻扯了一下。“等等。”使者指指马路对面的名创优品。“我去买一个。”

鬼怪停在一排的鬼怪娃娃前,捏了捏它们的小肥脸。然后他慢慢蹲了下来,最后一排是与众不同的娃娃。带着黑色的帽子,薄薄的面纱遮住了脸。

一个孩子从他面前飞快的跑过去,抱走了一个,然后就只剩一个了。

使者娃娃孤零零地躺在角落里。鬼怪把他举起来。“真是的,现在地狱使者都比鬼怪有人气了。”他嘟囔着,付了钱。

使者有一搭没一搭的捏着新买的娃娃,突然把它举到鬼怪眼前。“看。”鬼怪娃娃被使者用力得挤到变形。“好丑。”

使者凑到他面前,夸张的做着嘴形,“好——丑——哦——”鬼怪气得伸手就要去捏使者的脸。“你才丑!”使者立马像后跑去,“放弃吧你追不到我的。”然后他就化作烟雾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鬼怪愣了一下。会这样……消失么?

谁也找不到,谁也抓不住?

他摇了摇头,拉开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

TBC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