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米优】鱼

part2

“哈?”优一郎被这突如其来的询问吓了一个踉跄。米迦尔反应迅速做出一个受伤的表情,“小优不愿意么?”优一郎赶忙摆摆手,虽然不想拒绝但是接受了又会很麻烦……他不想提及的过去。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米迦尔的表情,咬了咬牙。“可以。但前提是我不会唱歌。”

米迦尔愣了,有点失望。

他总想着,优一郎的声音唱起歌儿来会是什么样,会不会是天籁?

他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难道是传说中的走调儿?

他点点头,脸上也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肯定没问题。”他这话一出突然优一郎就沉默起来,还有些尴尬。

他以为他不会坚持。优一郎的身体内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着,想要突破他多年的禁锢。

唱歌啊。优一郎抬头望着被染成暖色系的天空。自己多久没唱过歌儿了呢。就连最最简单的一首童谣,他都没法唱出口。

“得了。”优一郎摆摆手,“我先回家。”他顿了顿又说,“再不回去我明天可真没法来了。”米迦尔一听对着他就是一通推。“你快回去,我送你。”

优一郎斜着眼睛看他,双手懒洋洋地插在松松垮垮的兜里。“你知道我怎么回去吗。”

米迦尔跟在他后头愣了愣,好像还真不知道。

优一郎叹了口气,米迦的脾气真是好得紧。他心情突然愉快起来,走路都有些轻飘飘的,红阳的余晖让他舒服的眯了眯眼睛,悠扬的旋律顿时在脑海里一起一伏地旋转起来。


米迦尔被他眯眼时长长的睫毛撩的心痒痒,微翘着的嘴角不知不觉的溢出香甜的笑容。这是入冬以来他心情最好的一个雪天。

“行了。”才走没五分钟,优一郎就在一个街口停下了。“我家就在前面。”他伸手指了指前面的一个胡同。“你回去吧。”

跟在后面神游天外的米迦尔一个踉跄差点撞到优一郎身上,他讪讪地笑了笑,依旧是那句话。

“你明天还来吗?”

但是优一郎并没有在他预料之中那样轻轻地点头。

“不来了。”他皱皱眉,颇为严肃地说,然后看着米迦着急的模样在心里偷偷地大笑。“因为明天是周末。”他顿了顿,扫了一眼米迦尔明显放松的面部表情,说出了一个对米迦尔来说是重磅炸弹的消息。“你明天可以来我家。”

米迦尔欣喜若狂,他强装镇定的镇压住自己想要眉飞色舞的欲望,可还是掩饰不住嘴角大幅度的上扬。

今晚上估计又睡不着了。

优一郎不动声色地看着米迦尔像抽风一样的面部表情,无奈地挥挥手,“你快走吧。”

然后就在米迦尔的目送下转进了胡同。

但是那里并不是他的家。

优一郎在青石板的小巷子里拐来拐去拐到了另一条大路上,他一夸腿骑上路边停着的黑色摩托,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直蹿出去。

tbc

是不是超短小……后面的应该就很长了……吧……对不起我太懒了所以懒得更文【别打!!!

我真的错了!!!

@曳梓桦榆. @徐沨 @这里落儿W @文学少女的忧郁 携带亲属!!!

评论(4)

热度(26)

  1. 这里落儿W泽言 转载了此文字
    嗷——就一点点( ・᷄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