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二十四)


说什么笑话呢。谁也找不到?在自己挣扎着想要抓住一线生机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过呢?

天很冷,鬼怪却明确的感受到了一丝燥热。

拥吻。

他轻柔的包裹着使者的唇,允吸着,然后把舌尖探入。纠缠。

他把一只手垫在使者的脑后,另一只手扶在他腰上,想要撇开衣服上的层层布匹,迫不及待的触摸那人的肌肤。

一分一毫,都想要只属于他。他第一次畏惧死亡。就是因为他。

他亲吻他,从头发到额头,然后一路向下,鼻子,眼睛,嘴唇。然后还有、更多。

屋里的暖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鬼怪打开了,空气里弥漫着黏糊糊的暧昧。交错、又迷乱。两人身上的衣服也不剩下多少了、他能看的使者精瘦的身躯。

这使他越发兴奋起来。

他能在他身上种下斑斑点点,他原本从不敢想象这一天。

使者轻柔的呼吸就在耳边,柔软的发丝扫到他脸上,就像在心底轻轻抓挠两下,说不出滋味。

“我喜欢你。”他说。“是你。”

“现在是、将来也一直都是。”

使者的脸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但是他呼吸顿了顿。然后双手自然的缠上他的脖子。

鬼怪低低地笑起来,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喘息在房间里回荡着。

他允吸着使者精致的锁骨,苍白的皮肤上那一点红斑格外醒目。

他想放开所有、能任性一次。

++++++++++++

鬼怪收拾好床单,百般无聊地斜躺在床上……抽烟。

当然,他郁闷的盯着紧闭的浴室门,听着哗哗的流水声。他眯眯眼、又想起使者一把推开他反锁起浴室门的画面。

啊,烦躁。

他已经很多年没抽过烟了,手里的烟还是没收德华的。他呼出一口气,缕缕烟丝在黑暗里展开一层薄纱。

他想了想,扇了扇唇,又把烟吸回去,吐出一串烟圈,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浴室门打开了,没被排气扇排出去的气浪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使者关上门。他看见黑暗里闪动着的一小点红色光斑,皱了皱眉。“把烟掐了。”他坐到床边,宁开了床头灯。“别在我旁边抽烟。”

鬼怪赶紧把烟掐了,扔进烟灰缸里。他借着灯光打亮着使者赤裸着的上半身,还有斜斜挂在腰边的浴巾。

使者往床上一趟,把灯了。“看什么看,睡觉。”鬼怪掀开被子躺进去。“也是,刚刚都看完了。”

使者沉默了半响,啪的一下拍在鬼怪小臂上,“睡不睡。”

“睡睡睡睡。”鬼怪把手往使者腰上一圈,把人拉进怀里。

TBC

长久不更新的我来一发肉渣哈哈哈哈哈x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