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米优】鱼

part3

鱼儿轻轻跃起,鱼尾拍打水面,奏出美妙的音乐。没了你。我只有杂乱的音符。

==============

米迦站在公园长椅前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昨晚他兴奋得压根儿睡不着,瞪着眼睛瞪了一宿,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大大的黑眼圈围在眼睛旁边,他摇摇头朝天“啊——”了一声,蹲下来捂住了脸。

然后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随之而来的是优一郎略微带着些疑惑的声音。“米迦?”

米迦尔现在羞愤到想一头砸在公园长椅上。

他咬咬牙,强装镇定的站起来。“小优……”优一郎愣了愣,然后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阵后,他张了张嘴。

“噗。”然后他就停不下来了,捂着肚子一直下到眼泪都下来了。“原、原来米迦你也会这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金发的熊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米迦尔倒也不恼,优一郎抱着肚子笑了一路他就在旁边弯着眼看了一路。

空荡荡的街上只有两个裹着羽绒大衣的背影,却一点都没有雪天的沉闷和凄凉。

优一郎的笑声荡漾着传出去,又被四面八方的建筑物挡了回来,渲染了整个街道。

============

当优一郎在他家门前站定的时候,米迦尔在他身后轻轻推了他一下。“你昨天还说你家在中央公园旁边。”

优一郎愣了一下,然后转动门把,“啊我随口说的。米迦居然信了……”他在玄关望里喊了一声,“笨蛋红莲——我回来啦。”

米迦尔从优一郎身后探出头来。

笨蛋……红莲?

好耳熟的名字。

“带朋友回家啊小鬼?”红莲叼着烟把优一郎身上的背包接过来。他抬眼看向优一郎身后的那一撮金毛。

“啊你不就是那个……”他咬着烟顿了顿,看见了米迦那个噤声的动作,挑了挑眉。

“什么?”优一郎边换鞋边问。

“没什么。”红莲摆了摆手,“认错了。”

“等一下深夜做饭。反正他肯定要留下来睡的吧。”他指了指米迦尔。

然而回应他的是优一郎房间的关门声。

红莲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

“叛逆期啊!”深夜在厨房里大声喊。”

=============

优一郎的房间比想象中整齐得多,当然,如果你无视掉满地的稿纸的话,还是十分不错的。

衣柜被放在房间一进门的旁边那个角落……正对着门的是优一郎的书柜和书桌。

落地窗的旁边是一张很大的床,床上放着一个小桌板,上面是优一郎的笔记本电脑和纸笔。

床边的床头灯是很复古的款式,床对面的墙上挂着一把吉他,吉他的下面是一套完整的架子鼓。

米迦尔的眼睛亮起来,他悄悄地瞄起了优一郎。

总觉得……小优的房间,很温暖呢。

=============

tbc

水水水水死了我都嫌弃……我诈尸…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