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莫名其妙梗

天啊吃了一口大粮一本满足!!

伊雪:

1

路明非在街霸PK时发现了一位技术高超的玩家,两人连磋几盘后如同知音相恨见晚。Sakura决定和小怪兽在酒吧见面切磋,却遇见了一位浑身下上都充满禁欲和颓废气息的帅哥。

屁咧,网聊时萌萌的妹纸原来是位臭男人?

臭男人源稚生盯着面前的衰仔,因为多年未娶的原因他被叫来在酒吧相亲,看见路明非也是找人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了大概。想到那些在背后讨论他是不是断背山的损友,源稚生的脸色如同非洲黑人。

“你就是小怪兽?” 路明非小心翼翼地看着源稚生,对方面无表情。

说他是怪兽也没什么不对,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看他的。源稚生算是默认了。

“那我们来一决高下吧!”

衰仔的眼睛在提起星际时很璀璨,好像吧台上的红酒杯。


身材瘦弱了点但他不喜欢比他壮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需要多补补,至于性别……算了试一试也无妨。

总结起来还算是他的菜。

源稚生站起来,把路明非扛在肩上,无视了对方的呼喊然后在众人暧昧的注目礼下定了房。

“好的,到床上一决胜负吧。”

“!?”


绘梨衣在另一个同名的酒吧里等了好久,在得知自己的菜被哥哥吃了以后她感觉很复杂。

绘梨衣: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小怪兽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因为是哥哥抢了她的菜,所以她要把Sakura抢回来。

兄妹之间展开了拉锯战,如此令人悲痛的血脉相残是为哪般?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而两个打得如火如荼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某条废狗的人权。


2

赫尔佐格死了,一切都结束了,比起白王存活时感到的压抑,现在路明非觉得这种窒息感如绵延不绝的海浪般淹没他。

乌鸦交代着源稚生的遗物,恺撒拿着防晒油保证说他会替海龟把它抹在美女们的背上,楚子航结果蜘蛛切和童子切没有说话,路明非知道他在想什么,源稚生总是这么认真,最后让自己活得很累。

他记得源稚生总是一副古板的样子,以至于经常被自己噎得说不出话来。

二百五对上一板一眼的精英,路明非完全没预料到他们之间竟然也能擦出那样的火花。可他们两个人就是要急着赶列车的行人,只不过是碰巧在一个站台上等车。哪怕再怎么觉得对方是自己的知音,等到了各自的列车他们就得分道扬镳。

一开始这就是个无解的局。

“路明非……路明非专员?”

路明非好像被波了一脸冷水似的反应过来,看到乌鸦尴尬地笑了。

乌鸦拿出了一张合同,最下面签着源稚生的名字。路明非手无足措,他没想到源稚生也给他留下了东西。

“大家长去和他弟弟见面前写了这一份合同,上面有他许多私人的财产,他指明将这些留给你。”

象龟你把这些留给我有个屁用啊……就不怕我败家吗?

“哥哥他真是在意你,” 小魔鬼突然出现,在他耳边恶意喃喃,“当初或许应该让赫尔佐格把他解刨了的?”

路明泽已经做好了被哥哥胖揍一顿的准备,可他发现路明非只是盯着手里的那张合同,就好像小学生看着刚发到手的英语课本一样,眼里一片茫然。


谁能告诉他这位坐在他床上的悠闲先生是怎么回事?

源稚生把他的床和衣柜搜了个遍,虽然他很礼貌地顺便帮路明非收拾了整齐,可欣喜之后路明非却想要对这位超级混血种发火。

“象龟你为什么会待在我的房间里?!“

“因为路君你签了那份合同,” 源稚生一脸荡然正气得让路明非想在上面打一拳,“你接受了我所有的财产,也包括我。”

路明非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到卡塞尔学院被签下的霸王合同。

源稚生继续说:“昂热校长已经同意我入校了,所以路君不用担心。”

“你为什么不去法国沙滩上给美女卖防晒油?我这个男生宿舍里可没有大波美女。”

“防晒油都给加图索君了,我又不是为了美女来的,” 源稚生认真的看着路明非,“我是为了来找你的。”

路明非满肚子的槽卡在嗓子里。

源稚生扬起了一个柔软温柔的笑:“路君,我回来了。”

路明非眼前水雾模糊,眼睛酸酸的:“我又不是美女,你拿这招来泡我没用。”

回应他的是源稚生的拥抱。

副外:
源稚女:哥哥你怎么好意思抢了我的台词和布景
路明泽:呵呵果然你还是被赫尔佐格切成两半会更好
恺撒:呵呵哒所以送我防晒油是这个意思么象龟你个心机婊,还我小弟
楚子航:你送我的刀我不要了,自己留着吧。明非快过来,日本人很坏
昂热:……让你小子进我学院不是让你泡我的S级!
芬格尔:校长你自己养了个黄鼠狼啊
绘梨衣:还我Sakura


3

明天路明非就要和绘梨衣走进结婚殿堂,在神父的见证下喜结同连。但是源稚生却在婚礼前偷偷钻进了路明非的被窝。

“象龟你在干什么!啊!啊!是坑你都钻吗?!”

“别吵,睡觉。”

“象龟我还很纯洁!今天我就要结婚了我不想成为奸夫!”

源稚生说:“没关系,绘梨衣现在被稚女堵着,一时半会儿进不来。”

“象龟你冷静!那是你亲妹妹啊!”

“亲妹妹也不能抢我妻子。”

路明非被雷成焦炭,他不知道这年头竟然连平塔岛象龟也搞基了。

最后因为路明非不能被切成三瓣,四个人一起去去法国沙滩度蜜月去了。

“你看那妹子好有福气,三个男人围着她呢!”

“不,依我看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

路人乙你真相了。


4、(时间错乱设定,源稚生和路明非同时在校

每一位加入学生会的人都会被迫裸奔一圈,但是这个传统被学生会的人很好的保护起来。因为所有人都裸奔过,因此为了自己的节操都会守口如瓶。

但是世界上有一种生物叫衰仔,他们的幸运值往往都是E。

路明非在接到裸奔的任务简直苦不堪言,被兄弟们半安慰半威胁地推出去裸奔。

反正大家都奔过,也从来没有被发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在山间漫步的源稚生眼神木然地看着路明非。

身为来自日本分部的执行官,他的身份在卡塞尔学院很是尴尬。源稚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几乎足不出户,可没想到难得出来散散心就遇到了一个赤裸裸的奇葩。

路明非觉得他这辈子的节操都已随风而去了,这种感觉就像2012到了一样,他连块想鸵鸟埋头的地都找不到。路明非恨不得化身尔康对源稚生怒吼:紫薇你听我解释!

不是说学生会的弟兄们都没事的么?怎么就他出事了啊?因为是衰仔所以就区别对待么?路明非的愤怒几乎要MAX。

源稚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视线该往哪放,他像石头一样僵在原地半响,然后僵硬地转身离去。

路明非发誓他听到了一句话: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比我的国家更变态的。

所以说这位兄台你快回来听我解释啊!!


三年以后,路明非从那个在卡塞尔学院山间裸奔的菜鸟变成了万众瞩目的学生会主席,这一次的任务为SS级,接应他的会是日本分部的人。

即使他已经从那个衰仔变成像恺撒那样牛逼哄哄的人,路明非完全没有身为学生会主席的自觉。虽然偷懒是很不好的工作习惯,但他还是无法抛弃他心爱的星际。他决定要好好讨好日本分部的人,然后工作什么的都推给他们去干!

路明非缓缓款步下了校长的私人飞机斯莱布尼尔,极力想给日本分部一个“严谨的S级高材生”的印象而不是好吃懒做的废柴。

源稚生叼着“柔和七星”的香烟靠在悍马的发动机舱盖上,他对卡塞尔学院的专员一点兴趣也没有,摆在车盖上的香槟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但当他看到那位穿着印花和服,举着“白鹤与野菊”和伞的人时,源稚生吓得差点把口里的香烟咽下去。

他记得那张脸,当初他难的起了心思想要逛一逛自己不怎么真心对待的校园,结果刚出门没多久就遇见了一个裸奔男。从那以后他确定了卡塞尔里都是神经病,为了保护自己的三观,在学院期间他足不出户。

为什么那位口碑极佳,传说中的S级,学生会主席会是一位半夜裸奔的人?!

而此时路明非也没好到哪里去。

那张面部神经坏死的脸是源稚生!那个曾亲眼见证他在山间裸奔的源稚生!

完蛋了,路明非想,他在日本分部的好印象就要毁在三年以前的自己手上了。


源稚生表面平静,可内心正在咆哮。没想到自己隆重接待的卡塞尔专员是曾经被他看光过身子的学生会主席………谁TM知道那种半夜裸奔的傻逼也能当上学生会主席?!

这是日本最强夫夫的第一次相遇,在未来这段邂逅被新生代狗仔们传为一段佳话。而每次被以芬格尔为首的新闻部采访时,面对 “第一次见面印象如何” 这种问题,源稚生都会不由自主地捂住脸。作为一位矜持有礼的日本人,他绝会承认当初他第一个想法是 “身材还挺不错的”。


裸奔这件事对于路明非来说一直都是污点,为此他一直被源稚女反复调戏。在与源稚女第一次见面时,路明非问:“你为什么要选择与我合作呢?”

“因为Sakura先生有着狮子一般的眼神,哪怕在裸奔时也是那般气势磅礴。”

他当初差点和源稚女解除同盟。您老真是资深牛郎火眼精金,那撒腿狂奔的败狗姿势哪里像狮子了!路明非就差对这操蛋的苍天比一个中指。

如今的源稚女总是喜欢在他哥哥面前搂住路明非的腰,笑道:“路君要是能在我房间里裸奔一次就好了~”

蜘蛛切出鞘,兄弟之间的会面刀光剑影,最后还是路明非收拾留下的烂摊子。

源稚生有时会感叹,当初自己不顾一屑的,却是如今的自己求之不得的。

路明非:不就是男人的裸体吗有什么好看的!象龟你看多了当心长针眼啊!



5

源稚女很苦恼,他身为日本牛郎界的传奇,放着成千上万个美好妹子不泡,竟然对一个男孩子心动了。源稚女并不想逃避这种情感,铁证如山,他最近只要和路明非对上眼心跳就快得像打气筒。

思春少年迷茫于自己的感情,于是在守夜人讨论区上叙述了自己的心结。身为新闻部部长的芬格尔八卦嗅觉堪称狗鼻子,他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弟兄们!大爆料!上杉家的次子竟然怀春啦!大家都准备好,今天我们要拿下首页头条!”

可是他转念一想,源稚女还没透露自己的暗恋对象是谁呢!就这样暴露出去可信度不要太低?

为了八卦新闻,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一闯!于是芬格尔私信了风间琉璃。

新闻部部长:听说你最近有心事,不妨说出来听一听?

风间琉璃:你是为了爆料吧?不过说出来也没什么,暗恋上一个人罢了。

新闻部部长:你要相信我这是健康的心理咨询,为了帮助情伤少年们早日走出阴影。你暗恋的人是谁?

风间琉璃:这么揭伤口的问法真不像是安慰啊,那人是路明非。

芬格尔在电脑的那头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可乐,键盘泡在棕色的汽水里,没多久就报废了。

芬格尔没心思去关心陪伴了他六年多的键盘:“师弟你都造了什么孽啊,竟然被那家伙盯上了!这可不是桃花是催命符啊!”

难得正义心起的废狗决定给自己家的小废狗提个醒,他在路明非回到宿舍时一脸贼兮兮地说:“师弟,你知道那位蛇岐八家的源稚女有了心上人吗?“

“稚女?【源稚生:为什么你叫他稚女却叫我象龟】” 路明非反应过来以后下巴拉得好长,眼睛瞪得跟兔子一样圆,“我去那个大众情人也有恋爱的一天?何方神圣啊我真想登门拜访然后拜个师!是不是这样以后追妹子都不用愁了?”

“………” 芬格尔站在那位神圣面前无语凝噎,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诺诺没说错,师弟你真是小白兔。一不小心你就会被大灰熊拿去擦屁股。”

“去去去,你全家都是兔子。” 路明非打开电脑,“我要玩星际了。”

芬格尔想自作孽不可活,到时候你菊花保不住了可不要怪师兄我!怎么着人家还是提醒过你了的………

在电脑面前切盘的的路明非在芬格尔走之后立刻满眼皮卡皮卡地打开了与辉夜姬的私通频道,这是在EVA的特许权下通过的。也不知道那对兄弟都和昂热交易了些什么,竟然允许路明非与蛇岐八家私通。

路明非不知道,切换到EVA人格的超级电脑控制权甚至在昂热之上。

李嘉图·M·路:稚女稚女?

风间琉璃:路君什么事?^ ^

李嘉图·M·路:听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啊!说出来让我们八卦八卦嘛!

风间琉璃:……路君你还记得你曾经打工过的高天原吗?到时候我们在那里见面。

李嘉图·M·路:风间大师啊你看我们好歹交情一场……

风间琉璃:路君乖,不来我就不告诉你了^ ^

路明非磨蹭了半天才下线,难道稚女喜欢上了危险程度堪比原子弹的混血种?还要这么秘密地把自己约到高天原,金屋藏娇?

源氏重工内,源稚女笑得灿烂,打算马上就身体力行地告诉路明非他心仪的那位对象。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