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我嫉妒他去了天堂。

“他在黎明的柔光中越走越远,小路的两旁好像是盛开的鲜花,又好像是枯萎的土地,在华丽中荒芜了。

他越来越小,好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我想喊他,可喉咙干涩嘶哑。

倘若是我迈开腿朝他跑的话,我会猛然从梦中惊醒,我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这是我所不愿意发现的。

远处的钟楼笨重地敲响,悠扬的声音回荡,就像是我快要停止跳动的心脏。

他走远了。

我嫉妒他去了天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