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可以有梦

在黑暗的沉默中沉默了,

那是大海的潮汐。


繁星挂在天上闪烁着,

最后出声的只有融入黑暗的山林。


你可以有梦,

 但它不能同我山顶的云雾,

 虚无缥缈、变换不停。


然后世界开始喧闹,

像是海岸线上亮起了斑斓的灯火。


一场梦醒,

走出那间小小的屋子。


沉默的黑暗还是沉默,

梦里所闻只是一声悠长的鸟鸣。


远处还是,

还是寂静的山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