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德哈】嘿,那是我的槲寄生


^超短打

^其实就是我看了那俩亲了之后发泄我的郁闷……




有求必应屋。




德拉科无声地站在入口的地方。




他躲开费里奇和高尔他们,从另一个入口进来。




镜子。




他站在黑暗里,屋内唯有的一抹蓝光只能照亮他一只灰蓝色的眼睛、一小块皮肤、和一抹淡金色的头发。




对面的镜子能看见哈利的表情。欲言又止的迷茫。




为了一个东方女孩。




多么可笑荒唐。




德拉科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朝着波特虚张声势去引起注意到底有什么意义。甚至蠢到去背一张格兰芬多的课程表。




他想叹息,可他的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唇张不开半分。




那双眼睛,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就像困住一抹色彩的玻璃珠似的,任雾霾在里面如何冲撞。此时又像是被风雪静止,慢慢附上冰霜,一寸一寸被冻住,冻出艺术的灵魂。




这么淡漠,淡漠地看着能绿色的檞寄生从他头顶开始生长,沿着屋顶一直长到哈利的眼前。




他看着哈利慢慢阖上那双幽绿的眸子,长长的眼睫在他眼睑打上一道淡淡的阴影。




或许是光线的原因,德拉科觉得哈利这时候看起来那么安静,就像精致的仿真娃娃一样,侧脸的轮廓是那么美好。完全不像那个冲动的救世主的样子。




他看着他们微微张口,认真地互换着相吻,每一个动作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德拉科没见过,从来没有机会见到这个耀眼的男孩不为人知的一面。如果不是偶然,他一辈子都没有机会。




嫉妒被刻意地压在胸口,他感觉到四肢僵硬,却静静地一动不动,站在雕花精美的门下。




嘿,那是我的檞寄生啊。




德拉科看着那些盛开的小白花,死死地攥住衣角。




如果你抬头看一看。




看一看就知道。




知道我站在这儿,知道它的根是扎在我心里的,狠狠地吸取着养分,榨干我的心脏。




他转身,打开通向费里奇的那扇门。




一瞬间悲伤又像是能重新涌来了似的。




他皱起眉开口:




“里面没人。”


FIN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