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根他儿子周大福

周福他哥。栋乐女孩不认输。

【峯古】🐋轻轻的一个吻,带着年少的心悸。

又名《粉色西装里的少年梦☄。》





1


他偶尔会恍惚到从前。


应援的彩色光亮在观众席上左摇右摆着,在他眼里散焦成了大大小小的光晕,斑斓着交错,模糊着轮廓。


大屏幕上正放着的视频他看了几十遍,那人低着嗓子讲出的每一句话占据他一个夜晚,最后只剩下眼眶的酸涩。他捏捏鼻梁,情愫不明。


酸涩是刻意隐忍…还是,疲劳的驱使。


可他却听不清那个人在视屏里说着什么,一句问候都想不起来,就像他试图去逃避未理清的感情。


粉丝的尖叫仿佛里他遥远,又遥远。

像隔了他和那人间九年未一起经历过的秋雨,像隔了十八年的夏至。




2


我好钟意你。


少年时懵懂的躲躲藏藏被用心地刻画进心里,从此晦涩不明的感情随着他心脏的跳动而起伏。


往日之后长成利刃,狠狠插入,却麻木得没了感觉。


他是赵盘,又不是赵盘。


赵盘少年气盛,一眼就对那人永远动心。

他又何尝不是,可他不如赵盘,他甚至感受不到来自师傅的温暖,只剩模糊的喜欢藏在心底,一藏就是永远。


他没有大秦,没有龙袍,没有项太傅,却有了赵盘一人坐在龙椅上面对空堂的满腔酸楚,满腔愤怒,满腔失望。


少年人的眼里本应该满是星光和热血,剑眉英气地飞入鬓穴,每一个棱角都长得凌厉而整齐。


而林峯眼里闪耀的却是星星的尾巴,是流星突然带来的满眼落寞,五彩斑斓下的叹息。


他吻上那人的唇,蜻蜓点水般浅尝即止。

他多珍惜,又多胆小。


柔软的触感像是一把火,没烧掉他的理智,却烧光了他的勇气。


他回到自己的床,带着浅浅的笑捏了捏鼻梁,醉在那一秒钟的停留里。

深蓝色的夜空带着浅黄色的星光,慢慢把他包围,让他深陷于梦,深陷于梦。



被吻人的手指捏捏被角,又松开,再攥起。

不安的情愫缓缓散开,那人想叹息,却张不开嘴。


他看了看睡在窗边的男孩子,淡淡的银光从窗户打进来,朦胧地照亮他青涩的,弧度柔和的脸庞。


他就那么看着,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梦里他一辈子都没有能给青年一个回答。




3


好想他。


林峯看着桌面的纸笔,手都有些颤抖。


他以为能骗过自己,骗过一切,再不喜欢。


可面对面的一瞬间,滔天的酸疼从封尘的心底迸发而出,涌进胃里,疼得他稍稍用手捂住。


时间都磨不平他青春时不懂事的心动。


那人从他手上接过笔,古铜色的皮肤触及他的指尖,烧灼了他的思念。


黑色墨水画出签名里的黑圈,一圈又一圈,弯弯绕绕,相互纠缠,像极了他乱七八糟理不清的感情。


“好久不见。”那人笑着开口,用着轻松愉快的语气,“这几年,有无拍拖?”


好像真的是朋友多年不见的嘘寒问暖。


只有古天乐自己心里清楚,压在舌根的那一抹酸楚。


林峯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自己也假装不知道。



“有啊,五年了,刚分手。”

林峯笑得很僵,再不是以前压都压不住的笑。就像他在慢慢长大,少年没敢任性,时间也把星星尾巴都带走了。


“下一个总会更好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好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像极了演戏。年长者心想。他擅长。



林峯信了。




4


偶尔夜里他会梦到。


梦到男人还带着年轻的气息,比他大九岁,晒黑的皮肤。


烟火灿烂地绽开,在一无所有的深蓝夜里。



他梦见他离开的背影,身上带着拍摄时受的伤,背着包的肩膀一高一低,林峯却觉得滑稽的人是自己。


男人放慢的脚步拿走他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笑容,还有庆祝那晚烟花的枯萎消逝。



林峯再也忘不掉了。


忘不掉了。


他在盆洗室里捂着脸,冰凉的水从额际滑下,颤抖的水珠像是他的恐惧和惊慌。




5


林峯依赖寒冬里的暖水袋,眷恋用自己体温捂热的被窝。


他曾迷茫在短暂的温暖中,现在却迷失在无尽的风雪里。



6


他披上了粉红色的西装外套。


耳返塞进耳朵里,话筒被汗湿的手掌捂紧。


他远远地看见女朋友,坐在台下,看着他。


最后一站,他要为他唱。



6


林峯知道他在看。


就好像好几年前,

从喜欢上古天乐的那一刻,

你他就知道他的花开得再美都不会有结果。


就像再精心挑选的歌也没有如此深情。

再真心对待的感情也没有回答。


空留寂寞罢了。



7


全场的尖叫缓缓平息下来,像困倦的潮水,柔柔地扑在银色的细沙上。


林峯的爱情穿过他心底的深海,穿过暴雨后的森林,穿过繁华之城的上空,最后轻轻落在有星月的一个夜里。

轻轻的一个吻,带着年少的心悸。


闪烁的微光遍布满场,像沾染黑夜的河畔,芦苇草里星星点点飞出的绿色萤火。


他觉得他的暗恋足够漫长,他的喜欢足够悲伤。


那人不愿来,多少次的邀请最后被化解为工作的阻碍。


他们好像只有一纸之隔,薄薄的宣纸却承受了十八年的重量,化作了年龄里那九岁的鸿沟。



特殊座位从开始到现在都是空空如也,是林峯早已预料的结果。


所以他选择唱出来,唱给粉丝,唱给中国,唱给世界。


转过身悄悄抹去的眼泪说他喜欢过他。

捏鼻梁的毛病那么多年了还是没变。


粉色西装却是青春的结尾。



8


都说三岁一代沟。


他们差了三个代沟,却构不成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9


林峯想起曹元元。


一个任性又幼稚的少爷。

痴痴沦陷进男人的谎言。


觉得做不了情人,做兄弟也好。


挡过刀枪,绽过血花,说过好话。就以为互相就换了后背。

真正爱一个人,所有的狠戾都变成了自己的软肋。



曹元元还是那个撑着墙角自己站起来的男孩。


是疼痛和不安,是愤怒和无力,失望攒够了心里那个傻傻的存钱罐。


他没走出去。


即使他拿起砖头,即使两败俱伤,即使他再怎么变强,去证明自己。


从前麻痹他的是眼泪,现在麻痹他的是酒精。还有陆志廉黑似深渊的眼睛。


谁对他好,他对谁好。

感情是付出者的三倍。

好像他迫不及待,全然不顾。


最后独自疗伤。



他是林峯等待十八年的礼物。


长大的男孩一眼看透他所没有的坦率和敢爱。



“要不要跟我去加拿大。”

曹元元说,


“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他替林峯说。



10


古天乐在陆志廉愣住的空隙里恍惚。


好像懵懵懂懂应下了霸道的告白。


可陆志廉是说谎。


古天乐回神后笑笑,幻觉。


他知道他们不可能。



11


“他们两个应该请我吃顿饭才是…”


古天乐笑着对着话筒开口,眼里闪的光看起来好像是隐藏着的欣慰。


忘了吧。


他浅浅叹一声。


原来至始至终放不下的人是自己。



他夸他成熟了,夸他长大了,夸他气场不同了。

费劲心思远离,亲手画下他们之间的一线之隔。

因为知道没结果,不想去伤害再深。



赵盘长大了,长到要比曹元元还要成熟。


古天乐亲手把他悄无声息地推开,再悄无声息的叹息。


他一个人消化所有的不舍和疲惫,把眷恋和后路狠心地杀死。



谁也不知道。

不知道他如何绝情地对待这份没结果的感情,不知道他年长者宽容的笑容下那份痛心。



12


短信的提示框弹出来。


特别关心过的人。



「恭喜。」


「以後的日子好好過。記得請我食喜酒。」



林峯笑了,带出了少年时眼里的星星尾巴。


他们两个之间甚至不需要一句正经的告别。

或许是告别自己没结果的暗恋,

又或者是告别年轻时的记忆。



耳机里的歌声旋转出音,


多年前一句话唱进他心里,

再然后兜兜转转也出不去。


到现在音乐从他心里不断不断涌出。



13


他划开手机屏幕,

长长的歌单里总有一首歌,

又被不自觉地点了单曲循环。


似乎怎么都听不腻。




林峯靠着车窗睡着了。



14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










“殊不知……”



是他粉色西装里的一场少年梦。




FIN.




他们的故事结束了,没结束的,我们用心来保存。


笑笑笑,笑过了所有的青春,最后笑出眼泪,互相祝贺着,淡了年少的爱恋。


一眼动心,就永远啊。




 @Vassar-寻秦记快点定档 

虐完这发给你写甜甜师生恋。

评论 ( 7 )
热度 ( 17 )

© å‘¨å¤§æ ¹ä»–儿子周大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