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是个废人

【瓶邪】五分钟(接沙海,短)副黑邪 慎入


他听到风在耳边呼啸,那一瞬间,他觉得他并没有坠崖,是飞翔,就像沙漠里的鹰一般翱翔。可惜他不能,也不是。

前所未有的落空感,灌满了还在跳动的心脏。或许。没过多久,它就会悄无声息的停止,不再复苏。

他想像着,自己喝醉酒的眩晕。

但是失败了。嘴里没有醇醇的酒香。取而代之的,却是挥之不去的铁锈味儿。

他看不到背对着的崖底是什么,只能感受到。快要到底了。

不出乎意料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厚厚的雪上。浑身酸痛。冰凉冰凉。刺激着他快要昏厥过去的神经。一下一下,透过被血染得鲜红的喇嘛衣,传来刺骨的寒意。

操。老子一生英明都毁在这破雪地里了。要死了还没有特殊服务。

能在快死前还犯蛇精的估计也只有他了。

他嘴唇扇了扇,似乎想要最后说点什么。可出来的却是微微温热的鲜血和最后一点暖气。连轻微的咳嗽都无法做到。

鲜血快速地渗进雪里。降温。凝固。

他费力的扯起一个笑。他希望是最后一个天真的笑。这本来是要留给那个人的。可是现在。他只巴不得快点结束。不要太麻烦。

他以为做得到。但是他再次的被打脸。冻得麻木的脸上,早已无法做出任何一个表情。

他命悬一线。

只好在心里苦涩地对自己笑笑。

两个选择。就这样遗憾的死去。还是吊着一口气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免去一死。

他当然选前者。

他对自己说。五分钟。

只有五分钟。

取决不在于他自己。而是那个要应接他的人。

他就躺在那血红的雪地里。如一朵凋零的花。等待这时间的消逝。

三分钟。他看见黑瞎子和苏万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第一次见到。黑瞎子的脸上除了笑还有焦急的情绪。墨镜歪歪斜斜的,快要掉下来。

他耗尽最后的力气笑出声来。他看见瞎子跪在他身边给他裹上衣服止住血。伸手去摘瞎子的墨镜。

他感觉到瞎子一瞬间的僵硬。出乎意料的。他没有挡。

黑瞎子的眼睛很好看。猩红猩红的。美极了。那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

他伸出手去描他的眼眶。“很……咳……咳咳……美……咳……”口齿不清的发出几个音节。像是安慰。

他惊讶地看着黑瞎子落泪。别开脸。看向苏万。苏万呆呆的。也在哭。

他在心里翻个白眼。哭什么。我还没死。嘴唇再次扇了扇。

“什,什么老大!”苏万哽咽这爬过去仔细的听。怕被风吹散了一个音节。

他说的是。小哥和黎簇呢?

“等,等一下。”苏万抽抽鼻子,“在后,后面呢。”

真的只是一下。他就看到了那两个身影。都是匆匆忙忙。其中一个是他想了好久的人。那个沉默的。藏蓝色的身影。

他费力地扯了扯嘴角。但只是一个丑陋的算不上笑的微笑。“你……咳咳……回……咳……来、来……了……咳咳……”

花光了最后的力气。昏过去。

朦胧间。对上心心念念那人惊慌失措的眼。满足了。

他的幸福的五分钟。

他的最后的五分钟。

即使他没有死。醒来也不是那个他。

应该是不会死。

但是。这依旧是只属于他的五分钟。

醒来。又要被胖子和小花骂一顿了。

【我在这里等了最后的五分钟。只有五分钟。却足以。】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