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 (一)


【我好像在夕阳里看见过他。】

【他喜欢夕阳。他没有跟我说过,但是我看见了他看见夕阳时眼里的惊喜与留恋。】

【你在这里。就可以天天看见夕阳了。】

————————————————

【1】

“我会护你一世。”

“我的王。”


男人躺在地上,古剑穿过胸膛。血,从伤口接连不断地下淌,染红了冰冷的石板。

“嘶……”使者从梦中惊醒。
又是同一个梦。断断续续,像是零碎的记忆。明明是一场梦,却像亲身经历过。令人窒息的痛。

梦里那个人的脸总是模糊不清,做过什么,又记不起。

是他的前世吗?几百年来寻寻觅觅的东西。他摸着心口的位置。为什么每次醒来,心脏会有像被人用刀绞碎的痛感?

“说不定你前世还是杀人犯呢。”

鬼怪说的话蓦地在脑海里响起。他心里空了一下。说不定呢?梦里那个满身鲜血的男人,是他杀的吧。直觉中的肯定。不然自己也不会以地狱使者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心里也不会空那么一下。

他的前世到底是谁?

他不知道。没有人告诉他,没有人指示他。几百年来,就这么孤独的活着,做着收魂的工作。他见过好的人或坏的人,天才或者杀人犯,还有普普通通无辜的人。他看着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从温暖渐渐僵硬、变冷,以各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周而复始。

直到遇见那个幼稚的鬼怪。
……其实他也很孤独吧。

不对。他在想什么呢。怎么会想那个烦人的鬼怪。
他揉揉太阳穴,深吸一口气。

快要来了。

门把发出咔嚓的声音。使者条件反射地拉上半截被子,闭上眼。
“末间叔叔!”果不其然,德华大喊着走进来,“还没起吗?要吃早饭哦。”德华直直向使者扑去,想要摇醒他。可惜他扑了个空。

床上没人。

“靠。”德华小小地骂了一声,略带委屈地开口:“叔叔你还真是讨厌肢体接触啊。”使者早已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德华背后。
“两个星期。”使者淡淡的提醒着。活力满满的德华顿时蔫了,“啊叔叔你就别提了,太打击我自信心了,两个星期啊两个星期!末间叔叔你到底是多讨厌别人碰你啊。”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小的嘟囔了几句“叔叔碰你你都不拒绝啊。”

两个星期前。
德华跑过来一脸傻笑“末间叔叔你跟我叔叔说一下呗。让他把我卡解了。”使者皱皱眉。这种事情要是他去的话只怕更不可能了吧,为什么来找他。德华看他一脸不情愿,连忙解释到“不然我大餐吃不了,妹子也撩不到,简直失去了人生乐趣。”嗯……使者想了想,好像失去人生乐趣是挺痛苦的。但是还是不想帮……最后使者只淡淡的丢出一句话“如果你能在两个星期内碰到我的话。”然后连衣袖都没挥就离去了。要知道触碰他的人成功率几乎为零啊。当然除了某人。

于是小德华到现在……都没能触碰到使者先生。

使者靠在墙上啧了一声。破罐子破摔,“反正你叫我去跟他说你的卡冻结期只会越来越长。”
“啊……”德华生无可恋地趴在床上。使者绕过他走向卫生间,“快点起来,那是我的床。”

TBC

啊啊啊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让鬼怪出场的他下篇就会出场相信我!

评论(1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