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鬼使】夕阳 (二)


使者在洗手台上擦脸,鬼怪走进来就看见使者宽松的睡衣随着动作滑落,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还有……精致的锁骨。

鬼怪默不作声的盯了许久,呼吸莫名有些急促,他干咳一声,走过去恶狠狠地扯了一把使者的衣服,像是无意中把衣服扯回原样,也不忘躲过身后那块使者用意念控制用力砸过来的香皂。

“干嘛,大早上的想打架?”使者回头瞪了他一眼,又砸过去一瓶洗手液。鬼怪轻松地把洗手液接住,“我可没空奉陪。”使者挂好毛巾又把香皂仔细地放回原位,“去找其他的遗失者?”鬼怪把手上的洗手液丢给他,他把洗手液放好,一切那么顺理成章。

“她好像是鬼怪新娘。”鬼怪皱了皱眉,没看见使者瞳孔一瞬间的缩小和一闪而过的不信。不过显露出的情绪很快就被使者无面表情地掩埋下来。“那还真是恭喜,拔完剑我会去收魂的,那毕竟是我的工作。”使者转头朝门口走去。

他一点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一分钟都不想。

“等等,”鬼怪一把拉住使者的手臂“你看看我今天穿的帅不帅?头型怎么样?CD她会喜欢吗?……”使者被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砸得罕见地懵了几秒钟。完全没眼看。使者已经懒得再去看他了,“帅,很帅,非常帅。”他努力地从鬼怪手中挣脱出来。“我又不是女的我也不是她我怎么会知道。”走到门口还不忘翻个白眼,“我再说一遍,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听电子版。”罢了还指指鬼怪手中的CD。没了人影的门口传来一句话:“把你侄子从我房间里弄出去。”

估计德华听见又要抱怨一阵了。

使者甩甩衣袖走了,不留一片云彩,徒留鬼怪一个人思考人生。鬼怪把手中的CD扔掉,再看看自己的衣服,不满地喃喃“阿西,真是不懂欣赏的老古董……”

TBC

(喂喂鬼怪你才是老古董吧)

好了你们的鬼怪出场了,鬼使夫夫日常互怼。说要看日常的小伙伴你们满意了吗~什么,不要说我短小啊啊啊。难道你们想让我二更么……

评论(1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