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 (三)


正趴在使者床上生无可恋的德华突然背后一凉,打了个寒战。

好、好强的压迫感。

德华抬起头,“叔叔……”“你还想在他床上趴到什么时候?赶紧起来吃饭。”德华悻悻地爬起来,不明所以。

使者刚刚换好衣服想坐下,就见一些雾气从自己房间的方向飘出来。

“……”他突然就后悔让鬼怪去找德华了。

他赶紧瞬移到房间。

“想在这里蒸桑拿?”使者抱着臂靠在门框上“要耍脾气别在这耍,房子淹了我不负责。”窗外突然打起了闷雷。德华缩了缩脖子,努力降低着存在感。怎么的又吵起来了?他可不想打扫卫生。

雷电在乌黑阴沉的天上闷声而过,顷刻间暴雨倾盆。雨点用力地打到窗上,再瑟瑟发抖的流下。没人敢打扰屋内高龄939岁的鬼怪和那位收魂的地狱使者。电视里的天气预报报导着天气的情况。
“首尔突降暴雨,预计一个星期为红色暴雨预警……”甜美的声线却是机械地重复着内容。平时空荡荡的大厅内此时却热闹非凡,天气预报的声音也被喧闹所淹没。
客厅长桌的两端各坐着一位高龄人……哦不,应该是高龄鬼士。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桌上的餐具漂浮在空中,针尖对麦芒。
缩在角落里的德华颇为怨念地督了一眼天气预报。啊那天气预报什么时候准过……随即往自家两位叔叔那边看了一眼。反正天气也是要看那个幼稚的鬼怪叔叔心情,哪天夏天下雪了估计他也见怪不怪了。

“哐。”胡椒粉准确的摔入鬼怪的水杯里。“啊不好意思。手滑了,本来是要撒你牛排上的。”使者面无表情,红润的唇一开一合。“哐。”又是一声使者低头看了看被整瓶撒进自己沙拉里的辣椒粉,面部微微扭曲。“真是不好意思,手滑了,本来是要泼你身上的。”鬼怪咬牙切齿地笑道。
一把餐刀直逼他的面们飞来,鬼怪眼疾手快地控制着餐叉指着使者。
“……放下你的叉子。”使者看着眼前指着他打圈的餐叉,嘴角微微抽搐。“那就先放下你的刀。”鬼怪假笑着跟使者谈判,一边欣赏着使者为数不多的表情变化,心情似乎好了点儿。

窗外的雨小了,淅淅沥沥地洒下来,温柔地落在落叶上。聚集。滑落。德华轻轻地呼了口气。打脸了吧,天气预报。

TBC

然而这个依旧短得不忍直视……嘛因为【2】太短了所以直接就连更咯……两篇加起来就是大粗长了嘛……鬼使日常互怼www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