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鬼使】夕阳 (四)


“放下那个盘子!”鬼怪大喝一声,把角落里可怜夸夸的德华吓得魂不附体,地狱使者控制着盘子在空中停下。“那是路易十四的盘子!”哦?原来还是古董啊。使者眯着眼,颇有些玩味地看着猛地站起来想要抢盘子的某鬼,毫不犹豫地把盘子从窗口扔了出去。

窗外传来盘子碎裂的声响。
鬼怪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

要冷静,要微笑。
鬼怪深吸一口气,忍着想要掐死地狱使者的冲动,重新坐下。
“暴、殄、天、物。”鬼怪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又不是我的钱。”鬼怪竟从使者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了【无、所、谓】三个大字,这让他深恶痛绝。

鬼怪狠狠地切下一大块牛排。
“粗鲁。”使者哼了一声,感觉头上的叉子又逼近了些。

但鬼怪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使者呆呆地看着鬼怪消失在对面的座椅上,以至于忘记面前还有正正对着他的餐叉。

餐叉不受控制地向使者冲去。使者一时分神,忘记躲开那直逼他面门飞来的叉子。

来不及躲开了。
使者只好尽力偏了偏头,才堪堪躲过。餐叉蹭着使者的脸迅速飞过,在使者白净的脸上留下三道鲜红的伤痕。

有点疼。使者这么想着,摸了摸脸上的伤口。
好像心里也有点疼。

有什么被埋藏了很久的东西在心底重新抽芽生长。

“末间叔叔!”一旁的德华抱着药箱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末间叔叔你怎么样?先擦点药。”德华乘着使者发愣,把涂了酒精的棉签往他伤口处摸。
疼。使者轻轻皱了皱眉。“叔叔他也真是的。”德华嘟囔着“怎么能说走就走,多危险。”“我没事。”使者摇摇头,“鬼怪新娘的召唤他控制不了。”

鬼怪新娘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她不是'她'或者'他'。

气氛太压抑了,德华心里想。

触碰的瞬间使者神经紧绷,他努力控制着不出手打向德华,愤怒地盯着做俑者。“我碰到了哟末间叔叔~银行卡的事……”“你就那么想死吗。”使者还未从方才的惊吓中反应过来。他不喜欢别人的触碰,每次有人触碰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会带走一条无辜的生命。

“诶怎么这样,末间叔叔要说到做到啊。”

“……”

“末间叔叔?”

“……知道了。”

TBC

www鬼怪伤到我们小使者的心了啊……放心吧这里不会虐的~一下就好。今天的不算短了吧~啊元旦放假了但是我作业多成狗……你们想不想要元旦贺文啊,今天和基友讨论了半天元旦贺文的梗。想要的伙伴们评论区举抓哟~~



啊啊是不是我每次更得太短你们欲求不满啊……看到其他大大们更得又粗又长心里有点方。你们要不要又出又长?母上每周的时间限制简直是我的弱点啊。都不得看鬼怪。没有剧就没有脑洞啊啊啊。今天看见鬼使互动激动得有叫又笑,然后母上就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看着我。亲妈。

评论(1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