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鬼使】夕阳 (五)


池恩倬满脸期待的转过头,不出意料的看见鬼怪就站在自己身后。“阿加西!我……”“你又叫我干什么?”满心期待被鬼怪不耐的打断,她这才发现鬼怪手上拿着叉子,上面有一块还未吃完的牛排,脚上也穿着拖鞋。这是在吃饭吧……“大叔我是不是打断你吃……”“不是。”鬼怪再次打断池恩倬的话。“要说什么快点说。”

他受伤了吧。鬼怪想。回去该怎么道歉好呢?……有点担心他。

阿西……他有什么好担心的。鬼怪有些烦躁。最近总是莫名其妙。

就是想看看你而已。池恩倬想这么说。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鬼怪狠狠的吃掉叉子上的牛排,先一步在池恩倬扯住他前化作烟雾消失。“真是……”

没事说不定是大叔有急事呢。池恩倬安慰自己。

确实有急事。

鬼怪瞬移回家的时候,使者正和德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两人的表情出如一致。使者吮吸着手上的酸奶,还时不时用舌头舔去唇上的奶渍。

这个烦人的同居室友有时候还是有点儿可爱的。
不过很快,他就开始后悔自己这样的想法了。他不过是一个烦人的房客罢了。他对自己说。

鬼怪这才发现使者竟然穿着家居服。白色的缎带重拨键开始沿着脊柱向后交叉延伸,设计师还在末端恶趣味的打了一个蝴蝶结。使者走路的时候它就在后面跟着一晃一晃,像尾巴。他之前就想嘲笑使者对衣服的品味了。

“你今天不工作?真是难得啊。”鬼怪打开冰箱,思考着该喝酸奶还是青啤。“因为你不在家”“……”果然他还是喝酸奶的好。

鬼怪拿着酸奶在沙发的空位坐下。使者转过头来,“放下我的酸奶。”“我出的钱。”鬼怪抬起头来随即眼瞳一紧。

之前使者的半边脸都隐在阴影里。昏暗中他的五官模糊不清,只有转头的时候阳光才打在他的脸上,却照得三道伤痕鲜红又狞狰。

糟了。

使者被噎了一下,不满的哼了一声。有点气。

TBC

元旦快乐呐~湖南卫视跨年晚会好好看~母上把我手机没收了……求我妹了好久才要来的……顺便。如果元旦过后有几天没更文请原谅…要考试了母上不给用啊。我会尽力悄悄更哒谢谢支持我的小天使们~11:59我们就只能明年再见咯~爱你们哟。你们支持我了一年呐😂










评论(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