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鬼使】夕阳(七)


“我进来了。”鬼怪压下使者房门的把手,使者正盯着桌上的卷书发呆。

他在干嘛呢?

鬼怪轻轻敲了敲门板让使者回过神来。“啊?”

“………对不起。”

使者突然就很想笑。红唇刚刚勾起,喉咙里发出一个小小的气音。不对,他不能笑。不然上级又说他们不够严肃而扣工资。于是那个笑容只保持了仅仅一瞬,又变回了面无表情。“我没生气。”

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微笑还是被鬼怪敏感的捕捉到了。“你笑什么,就算这次道歉了我也一样每天会烦你。”

“我只是想起你上次跟我道歉的时候。真是一点没变。”使者的眼眸里盈满了笑意。

'不用去在意你的前世。'
'谁不是一样呢。'
'不管你前世如何,我还是每天都会烦你。'
真的不在意吗。如果是仇人呢?也不在意吗?如果这样,那我选择相信你。

使者毫无遮拦地笑出了声,虽然很快就严肃起来,但还是无可奈何地被扣了工资。

“好啊你俩是不是合伙耍我?”明明是上午,天空却如入夜一般漆黑了。

真不是个好天气。

末间叔叔快停下……首尔要被淹了啊。

使者微微摇了摇头,不知怎的,鬼怪几乎下意识的去相信鬼怪的话。

“我刚刚看到了德华的前世。”使者突然严肃起来,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变得压抑沉默。“……怎么样?”鬼怪犹犹豫豫地问。有些不安。他看到了什么?“很奇怪。那些记忆断断续续,模糊不清。”使者的眉轻轻地皱起。“像是……”“像是被人抹去,是吗?”鬼怪紧张地打断使者的话。“那是我抹的。你还看到了什么?”他有些焦急。

使者看他一眼,没有过问。

“你。”他说。

“是你。”使者盯着鬼怪的眼睛。虽然模糊不清,但是我看到了,那个人,就是你。”鬼怪的呼吸变得沉重。

那个人,就是你。

使者突然间头疼欲裂,心脏被猛地勒紧。“嘶……”使者狠狠地抓住心脏位置的衣服。原本平平整整的上衣被扯出一道道皱褶。又来了。鬼怪还没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扶着半弯着腰的使者。“怎么了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使者挥开鬼怪搂着他的手。“不用。最近常有的事,忍忍就好了。”使者的脸色苍白无力,呼出一口气。“好了。我们继续。”

鬼怪威严正坐地乖乖坐在使者对面。“……还有么?”“他的爷爷死了。”鬼怪忆起那个忠诚的老人,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扭曲。

那是痛苦的表情。使者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鬼怪极力的隐藏。

“然后呢?”鬼怪小心翼翼的问。“没了。”使者垂下眼帘,长长的眼睫扑闪着,在脸上打下一片阴影。

我还看见了修罗般的你。

他没能说出口。直觉告诉他,会碰碎什么。

鬼怪吊着的心总算能安安稳稳地放回原处了。

还好你没看到。没看到当时疯狂的我。

TBC

粗长无能的我啊………十天停更以后的第一篇。考试挂科都无所谓了略略略。粉丝破百啦。你们点梗吧~评论区不见不散。




评论(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