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八)


“得了,”使者打断长长的沉默,“我要去找善姬”“啊?善姬是谁?”一转眼的工夫使者已经披上了上衣。“个人隐私,无可奉告。”

啊。是个女人吧女人。

鬼怪莫名的有些烦躁。

天色再次阴了下来,似乎又想下暴雨。

已经出了门的使者又突然出现在鬼怪面前。“给我忍着,不许下雨。”说完又消失不见。

“……”鬼怪硬生生把雨逼了回去,仅剩点点细雨……好气。什么人那么重要。

他环顾了一圈使者的房间。

啧。真是简洁。鬼怪的目光停留在使者的书桌上。“啊。日记本。”

鬼怪饶有兴致地在书桌前坐下。

上面写的字工工整整,看得出他的主人很认真。内容是这样的:

' 我第一次見到善姬就流了淚。'

' 我們兩個都看中同一個戒指。'

 '那麼提問:我並沒見過善姬也沒見過戒指為什麼會哭?'


“阿西这个人好丢脸啊好丢脸,第一次见就哭还真是……”鬼怪放下捂脸的手,拿起笔:

' 下次不要那麼蠢,在別人面前要矜持,特別是女人,你說過的。'



不知道使者看到会是什么表情。鬼怪退出使者的房间,脸上不自觉的带有微笑。

下了许久的雨戛然而止,太阳懒懒的把阳光洒下来,天空划过七道五彩缤纷的色彩。

TBC

亲爱的们原谅我的短小精悍……原谅我昨天没更文吧……昨天太忙了,还去上学。虽然今天也是……而且我没手稿了。最近忙着看书。寒假作业一堆。我妈一个星期后又要带我出国……死亡……感觉要死。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