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兄坑/二大二】堕魔崖

【1】

那年堕魔崖,血迹斑驳,却是桃花雨下。

三尺青剑,无情地插进谁的胸膛。

血染红了容貌,掩盖了嘴角旁的一丝微笑。

割断了多少年的情义绞绞。

微合的双眸,早已看不透那金瞳中的痛。

唤一声师兄,我们终是万劫不复。

为谁而活?

为谁甘愿堕魔?

又是为了谁,才在这笑得痴狂?

可惜了一世繁华喧嚣。

“东方纤云!若能有来世……”

“我定要将你的全部——”

“——剥夺殆尽!”

我本天资傲人,一帆风顺。

却被你夺取所爱,遮蔽锋芒。

情急下一念之差,满盘皆输。

那日我被逼无奈,堕入魔道。

从此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本以为独霸一方,逍遥此生。

却不想天意弄人,殊途同归。

“否则枉为这三界魔尊之首!”

我虽许下毒誓,却早已心灰意冷。

终于明白,什么叫走马观花。

他感受着鲜血从身体里缓缓流出,感受着体温渐渐流逝,感受着慢慢冷却僵硬的身躯。

闭上眼,不想再去看那以前的种种。

一世的走马灯,映照出自己献血淋漓的心脏。

哪怕是死亡,也痛不过绝望。

唉。

也罢。

这仇,这怨。

我们来世再还也不迟。

“大师兄。”

“这仇——”

“我们来世,再报!”

你终是主角,我终是敌人。

早该知道,我们一世,都不能走同一条路。

若要相交,必有一人死亡。

若有来世,我必将你——剥夺殆尽!

不再愿睁开,那通透血红的双眼。

却错过面前人眸中汹涌的痛苦和悲伤。

泪。

终是忍不住。

滑落了脸庞……

如果那时你唤我一生师兄,我便用这一把剑,拼死护你周全。

哪怕为你屠尽天下。

眼前人如是想。

却是残红落尽,繁华与终。

【2】

他微微睁开眼帘,眼前的却是他心心念念,又恨之入骨的面庞。

“新入门的弟子——印飞星,对吧?”

“我乃逍遥门麾下大弟子——东方纤云。”

感谢上苍……

“师尊叫我带你逛逛山脚下的这镇子。”

竟给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

那一年,二师兄遇见大师兄的时候八岁。

那一年,大师兄十二岁。

“明天我你就是我二师弟了,做为二师弟你一定要记住——”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的意外能让你碰上。”

“呀!流氓!”两人的身后传来一阵尖叫。

“更没有那么多行侠仗义的便宜让你捡到。”

“啊!强盗!”又传来一阵喊叫。

“至于那秘籍财宝都是'主角'才有命享受的。”

“快!小偷!”一片喧闹。

“修真是条漫漫长路,在这条路上保不定哪一天转眼就挂了。”

“所以你一定要安安分分老实做人,活着才是硬道理。”

大师兄八风不动、面无表情、十分淡定地忽略了身后一片嘈杂。

“明白了吗?”

“……”

“明白了……”

可惜这一世的大师兄脑子有坑。

但是……大师兄还是大师兄,从未变过。

那一年,二师兄内心如是说。

【3】

“二师兄嘛……就叫你八戒好了。”

这一世的大师兄,不种仙果了,经常闹得逍遥门院鸡飞狗跳。却还是不失温柔。

丢了盒子,面对师叔的勃然大怒。

四师弟和二师兄同时说“是……”

不料却被他一把摁住了头。“是我拿着的。”

“弟子办事不利,望师叔海涵……”

印飞星的双眼骤然睁大。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样说?

明明,明明这盒子是我拿的。

明明,明明上一世他无动于衷。

“海涵个屁!”

“整天吊儿郎当不好好修炼!本尊看你不爽很久了!”

“东方纤云!从现在起,撤除门内弟子身份!逐出逍遥门!”

“师叔,这……”四师弟慌慌张张地看这东方纤云。

明明上一世是我啊!

东方纤云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却没有悲伤之意,他笑得灿烂。

“谢师叔成全!”

一句话,像是地动山摇。

满堂上下,静默。

“二师弟。”东方纤云竟然罕见地没有叫印飞星八戒。“以后……三师妹和四是弟就拜托你了,你们要想我哟~”

为什么你会那么开心呢?

“那么……我走了。”

真的……走了?

门外冲出来三个人。

“站住!为防止你背叛逍遥门,副门主叫我们来废了你的……”

“灵根是吧。”东方纤云笑了笑,毫不犹豫地把灵根拔出扔在地上。“我自己来。可以了吗?”

“东方家境大,万一……”“我知道了。”他有些不耐一张断绝书就这么拍在了领头人脸上。“行了吗?”

在场人目瞪口呆。

多忠心的人啊。可惜了。

【4】

东方纤云在一家面馆做工。

他抹了抹汗,幸福无比的样子。

印飞星看在眼里。

“大师兄,副门主消气了,叫我接你回去。”

“我不回!”

印飞星叹了口气,一把扛起了东方纤云。“诶诶你干嘛!放我下来!”

“回家。”

家?原来。我早就有家了啊。

“放我下来!我灵根已废,无法修炼,现在你才是大师……”话未说完,就已经被印飞星放了下来。

“……这是哪?”

映入眼帘的,是那满眼桃花。

和尽是美色的悬崖。

印飞星苦笑了一下。

“大师兄,你不记得了吗。”

他闭上眼,回忆起以前的种种。

那是多久以前啊,大师兄。

长到让世人忘却。

“这里是你杀死我的地方啊。”

“纤云。”

【5】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两个最后的结局。”

三尺青剑,插进了谁的胸膛?

血红一片,染红了谁的脸颊?

“是吧?大师兄?”

“闭嘴。”

东方纤云的金眸中一片冰冷。

“你没资格,这么叫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的笑声刺破天际。

惊飞山间的鸟儿,惊起溪间的鱼儿。

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了吗?

旧时相识今生顾。

习惯孤单。

习惯不安。

轻轻的,轻轻的,深深爱着。

“那我又是谁呢?”

大师兄总说,我是主角,但如果你是主角,那我又是谁呢?

印飞星苦笑着把东方纤云推下了悬崖。

终是。要报这仇。

【5】

“明日……便是七月七了。”

“三师妹,明日,随我去一个地方……可好?”

依旧是那满崖桃花。

“二师兄,这是哪?”

“这是堕魔崖。”

是他杀了我的地方。

也是……

我要杀他的地方。

时间,一点点流逝。

夜幕,早已降临。

“不对,不对啊……”

这个时间,因该上来了啊。

印飞星失神的望着静悄悄的山崖。

“我们回去吧……二师兄?”

“不,我不走。”

不等到他我不走。

不走。

“纤云当时就是从这里……”

“什么?大师兄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明明因该和上一世七月七的我一样……”

“二师兄,你在说什么!大师兄他……”

“他会回来的!”

印星云突然用力的抓住三师妹的肩膀。

“他一定会回来的。”

我相信他。

“我要在这里等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也不知道他等了多少天。

“二师兄?”

“吃点东西吧,都好几天了,你也不能不喝水啊。”

印星云没有回答,只是专注地看着悬崖。

“来了。”

他突然开口。

他终于回来了。

“轰——”

“欢迎回来。”

印飞星看着穿着紫衣的东方纤云,

眼底溢满了温柔。

上一世,我修魔,你斩我。

“好想知道……”

“你现在。”

“是何感想……”

这一世,你修魔,我斩你,可好?

可好?

“大师兄,”

印星云柔柔一笑,

“看来即使修了魔,”

“你脑子已久有坑啊。”

我亲爱的大师兄。

眼前的大师兄真是美呐。

那一年,二师兄如是说。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