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十)


“呼……好饱……谢谢啦大叔。”池恩倬歪头一笑,伸了个懒腰。鬼怪坐在她对面一动不动,脸上挂着绅士的笑容。“所以你到底看不看得见?”“啊……那个……”池恩倬的目光躲躲闪闪“那个嘛,是、是当然的。”
鬼怪已经无力生气了,只好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孩。“本来我还想今晚带你去我家住一晚呢,既然你这样,那就……”“不就是看个东西嘛,你带我去就告诉你!”果不其然,这丫头两眼一亮。“没造假?”“大叔你不相信我?”池恩倬有些不满,小情绪就来了。鬼怪看着女孩坚定的样子,决定暂时相信她。

太阳早已消失在天际,唯独留下那一片血红。染红了云彩,染红了天际。不知道照亮了谁的心底。

真美啊。鬼怪望着天边的那抹红光,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弧度。那个人早该回家了吧。

池恩倬看着夕阳的红光打在大叔的脸上。把本来就温润的五官映照得更加温和。大叔在想谁?脸上的表情才会变得如此温柔。

“哇……阿加西!这……是你家?”池恩倬下了车,看着成栋的别墅,如饿狼般两眼放光。她看见大叔的车是很贵的品牌,没想到他竟然那么有钱。“大叔你到底什么工作……”池恩倬看看这摸摸那,全然一副乡下人的样子。鬼怪看在眼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别墅里的使者闻声而来,悄无声息地靠在门框上。“哦?其他遗漏者?”他望向鬼怪,双手抱胸,用下颌点了点池恩倬的位置。池恩倬吓了一跳,赶忙躲到鬼怪背后。“大叔!这……你们俩住一起。”鬼怪还未回答,使者到是不满了。“喂,我说其他遗漏者你什么意思。我跟他住不行?”使者轻轻皱起眉。“想要我念你名字?”池恩倬吓的搂紧了鬼怪的胳膊。鬼怪装作不经意的把手抽出来,“她今天来这住一晚。”“哦?”使者不满的情绪一扫而光,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什么原因?”

池恩倬刚想回答,被鬼怪一抬手拦在后面。

'让她住一晚,她才能告诉我她看不看得到剑。'

使者的脑海里传来鬼怪的声音。

'只有鬼怪新娘看得到你胸口那东西?'

使者用同样的方法回复鬼怪。
他隐隐约约觉得不对。

'嗯。所以你就放她一晚。'

使者深吸一口气。
那他看见鬼怪胸前的是什么东西?只有鬼怪新娘看得见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他视线里?
可那……确确实实是一把青剑。

他还是……先别告诉鬼怪吧。

'没问题。'

使者看起来心事重重。

“阿加西……你看我。天天在学校被欺负。”

“在家又被姨妈打。”

“老师也天天骂我。”

“那些小鬼天天吓我。”

“我还是个高中女生……”

或许是池恩倬怕使者不愿让她住下,赶忙开口。

“得了,”使者看不下去,打断池恩倬的话。“你是看了那电视剧吧。”完了还嫌不够似的补了一句,“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被揭穿的池恩倬脸红脖子粗,手足无措地僵在原地。

鬼怪无奈的看着两人,也不知道使者在闹什么别扭,只好转头认真的对池恩倬说:“乖乖呆在这,哪都别去,不许乱动啊。”罢了还不放心似的又嘱咐了一句。“不要乱动啊。”走过去拍了拍使者的肩,靠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跟我进去,跟你说些事……”

池恩倬就在院里看着两人带们而去的背影。

有些莫名的……融洽?

TBC

对不起宝贝儿们……lof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在外面网不好。到处都没网。就勉强能刷q。lof还嫌我网少不让我上……真是抱歉。

评论(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