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十二)



“笃、笃、笃”

房间里回荡着清脆的敲门声。

使者迅速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装出睡眼朦胧的样子,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抱着枕头的鬼怪,使者瞬间想把门关上。“你干嘛?”使者郁闷的看着鬼怪。“睡觉啊。”鬼怪理所当然的回答,“我睡床,就给你勉勉强强睡沙发吧。”使者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赶紧滚。”说罢就一把把鬼怪推出房间,关门。

门被鬼怪单手撑住,“不行,就给我住一晚。”使者哼了一声,“一晚又一晚,我还不知道你?”鬼怪猛的窜进来,关上门。“我保证,就一晚。明天我几把丫头送去酒店。“嗯……”使者点了点头。“那我去叫其他遗漏者睡花坛。使者边打哈欠边往门外走,一开门遍对上了鬼怪那张放大的脸。

使者拍拍胸口。被吓了一跳。鬼怪很认真地说:“我睡沙发,你睡床。”使者是真的困了,上下眼皮打架得快要粘在一起分不开,什么话也没说就回床上了,依旧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不想弄皱床单。

鬼怪或许是看见使者实在疲惫,竟破天荒的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狭窄的沙发上。他轻轻撩开窗帘的一角,看着窗外流连的灯灯火火,微微叹气。

“唔……”使者半梦半醒间发出呢喃,“睡觉吧……那么晚了,别想太多。我能听到。”鬼怪有些惊喜地望向睡得迷迷糊糊的使者。

至少还有人陪着他不是吗。他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啊。

鬼怪放下窗帘,在寂静的黑暗中沉沉睡去。

“嘶……”凌晨三点多。使者是被痛醒的。一天痛两次,大概是越来越严重了。心口突突地疼,使者卷缩成一团,大力的咬着唇,试图缓解疼痛。“啊……”嘴里止不住地发出呻吟。使者尽量压低声音,不想吵醒一旁熟睡中的人。

黑暗中的他默默舔舐着伤口,哪怕疼痛致极也不愿吵醒那沉睡的千年鬼怪

鬼怪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悉悉索索的呻吟。他不是在地狱使者的房间里吗?他迷迷糊糊地想。难道是阿使?他猛然惊醒。

他在黑暗中转头看去,只能隐隐感觉到使者卷成一团颤抖不停的轮廓。

“唔……”暗中再次传来嘶哑压抑的呻吟。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是为了不吵到我吗?鬼怪有些感动,他轻轻打开昏暗的床头灯,就看清了床上痛苦不堪的使者。

他有些紧张的爬上床,轻轻拍了拍卷缩着的使者。“阿使?阿使?怎么了?”使者身体一绷,努力的把自己往床头缩。鬼怪只好把使者抱回床的正中央,把蜷缩着的身体板正,附身撑在上面“阿使,睁睁眼。”他微微摇了摇使者。

使者按在心口上的手把衣服攥得更紧。“疼……“使者忍着疼痛费力的睁开眼,鬼怪担忧的脸映在眼前。

肯定很疼吧。鬼怪有些心疼的想。

他双手撑在使者肩膀两侧,单腿插在双腿中间,已经是脸对脸的位置。使者在剧烈的疼痛之下早已经无法去在意这暧昧得不行的姿势,只能勉勉强强认出眼前人的轮廓大概是鬼怪。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就安心下来,心口也不像之前那样剧烈的疼痛了。是因为鬼怪吗?他模模糊糊地想着。

鬼怪把使者攥紧衣服的手扒了下来,“阿使?好点儿了吗?”不得不承认,迷迷糊糊的使者确实有点儿可爱。“等下我们去医院。”他刚想抱起使者就被使者抓住了手腕。“别、别去……”

竟是有意识的直接触碰了他。鬼怪有些惊讶,他转念一想,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别人的话,他会不会也毫无防备的这样做?

他摇摇头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甩出脑外。鬼怪起身想要去找池恩倬帮忙,却被使者拉住了衣角。“别、别走……”罢了他停顿了一下,又小小声的加上了一句,“求你……”

奇怪的是,鬼怪似乎有活动范围,只要离他不超过一米,他就不会疼。

鬼怪无奈地看着床上的使者。心一横,躺在了使者身边。

反正是朋友嘛,他想,都是男人这可不怪我咯。阿使醒来会是什么表情呢……他心里竟有点点窃喜。

啧。没有抱枕。鬼怪不习惯地想,他平时可是要抱着枕头睡觉的。他转念一想,既然自己都牺牲自我陪他睡了……作为交换条件就把他当作抱枕吧。鬼怪晕沉沉地想。于是他手一搭,就搂上了使者的腰。

啧。腰真细。

TBC

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宝贝儿们wwww同床共枕哟wwwww就是苦了我们家小阿使咯……心口一直疼。心疼和关心阿使的鬼怪wwww在迪拜我没网啊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