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秋叶·魁北克的红枫》(上)

^来,宝贝儿们先看我这里。这个主题是秋叶。可以连到不同的cp或者同一种cp也没问题。就是希望写联文。这里是第一站,电视剧上出现过的魁北克的红枫。有想一起的小天使请评论。我会私戳这位小可爱的www爱你们哟www

 

去过加拿大的也好,没去过的也好,都知道加拿大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枫叶之国”。当秋天来临的时候他不会像中国北方那样只剩几片枯叶在树上瑟瑟发抖,而是漫天飘红,铺出一条条红叶道。人们走在上面,看着似腾着熊熊燃烧的烈火,身边伴着舞蹈的蝴蝶。而鬼怪知道一条没什么人烟的一条红枫道,就在他的酒店旁边。

 

鬼怪突然有个好想法,自从知道地狱使者才是真正的鬼怪新娘后,就没带过使者跟他来异国他乡玩一玩。甚至当年连荞麦田都是使者自己去的。使者整天在家好像也没有对他有什么不满。他突然有点心慌。要知道,归回从前的话,那地狱使者可是久不久就要跟他闹一次小脾气的,那时候他们的别墅里就会热闹非凡,已经习惯了的德华和池恩卓会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还会拿来冰啤和瓜子熟鸡蛋来看。他们四个人晚上还会聚在一起看晚间电视剧,那个时候使者的表情就会变幻莫测。鬼怪想着,怀念起那样的生活来。

 

最近的使者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他不会再跟鬼怪打打闹闹,不会再帮鬼怪冰啤酒,不会再跟他们聚在一起看晚间电视剧,不会再亲鬼怪,不会再允许鬼怪跟他同房睡。鬼怪想着想着,突然有些委屈。他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让使者跟他不再亲近。

 

使者最近很忙,那个多管闲事的神先生给使者升值了,于是使者一天比一天忙碌,一天比一天幸苦。他有诸多饭局和应酬,每天要穿着那套笔直的西装,准时出门。他每天早出晚归,忙的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去跟鬼怪亲近。

 

使者在卫生间里把门反锁上了。他对着洗手盆一阵干呕,奈何什么都吐不出来。他多想把胃里那些让人难受的东西吐出来。每一天都是面对浓浓的香水味和穿的花俏抹得乱七八糟的女人,还有那些满身油水的男人,自然还有那一杯又一杯的酒。

 

他为了应酬成功不挨扣工资,他尽力去忍耐那些女人的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尽力无视她们有时候会留在自己衣服上的唇印,还要看好那些男人的脸色。

 

镜子里映出的自己脸色惨白,他努力勾起唇,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但是很快那个笑容就消失了,因为那个镜子里的他,露出的是一种职业性的微笑,他恶厌这样的自己。

 

为了不让家里那个幼稚的鬼怪和那两个小鬼担心,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做一些家务,但是这并不能隐瞒什么,他们已经渐渐的开始发现不对劲儿。

 

池恩卓是女性,所以他很熟悉香水的味道。她能闻见每天末间叔叔回来身上都混杂着许多种香水味和烟味。而德华则是比较眼尖的那种,他常常会看到假装衣衫平整的末间叔叔身上隐藏在黑色西装外套底下的白色衬衫上有露出来的一点点的唇印和残留的酒泽。但是他们不约而同的没有告诉能粗神经的鬼怪。

 

鬼怪已经想好了,要带使者去一次魁北克。

 

他跑去使者的工作地点想等他下班,却被那里其他疲惫不堪的地狱使者告诉他:“我们可怜的组长又有应酬了……“并且告诉他了地点。鬼怪很奇怪,为什么要说他可怜?他转眼就到了那饭店里面。他就坐在不远处的一桌等着使者下班,想给他一个惊喜。

 

但是当他认真望向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方向的时候,他猛然睁大了眼。他固然选择又穿回去,问那些办公室里的那些人:“你们面对那些油光水亮的人时也那样?”办公室里的人好像都知道他在讲什么似的,齐齐点头。“组长每天的应酬比我们每天还要多1倍。”不知谁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鬼怪到了句谢,连忙又穿回饭店。他看着使者不停的被灌酒,被那些女人往身上靠都当作没看见,被那些男人时不时的羞辱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着实有些气恼了。

 

他起身,走到了使者身旁。使者被突然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吓了一跳。就听见鬼怪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各位好啊。我来晚咯。”鬼怪笑眯眯地看着饭桌上的男人女人,笑意不达眼底。“你谁啊大叔。”一个抹得花里胡俏的女人“风情万种”的翻了个白眼。鬼怪看了一阵反胃,心想我们阿使平时怎么忍的。他看向女人的眼里寒光四射:“欸,大婶,小弟是鬼怪。”女人一听脸都白了,他们这行的,有谁不知道鬼怪。能从阴阳两界之间的交界处出来的,也只有鬼怪一人,得了神的辟护。女人很生气,指甲深深刺进肉里,奈何那是鬼怪,她不能发作。

 

整个饭桌的人都威严正坐,生怕惹着这位大神。“那么请问,鬼怪先生有何贵干?”一个秃顶男人献媚的问。鬼怪简直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他一把搂住低着头不说话的地狱使者,笑眯眯道:“这是我的人啊……”整桌人一听脸色刷白刷白,他们可没忘自己做了什么。“啊这样啊对不起鬼怪先生,您随意。”鬼怪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啊你个头啊。我整死你们。他幼稚的想。

 

使者像是听到了他的想法,扯了扯他的衣角“走吧。”看着小动物般顺从的使者,鬼怪心情突然好点了,“行,全依你。”他突然打横抱抱起使者,使者小小的喊了一声,满脸通红,窝在鬼怪怀里不肯出来了。“放我下来。”鬼怪胸口传来使者闷闷的声音。鬼怪笑起来,像一个得了糖的孩子:”我就不。“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送目光里抱着使者扬长而去。

 

TBC

 

让你们爽一把哈哈哈哈哈。给我点赞评论哦。(威胁

 不给赞我耍麻赖了啵。不点赞就弃坑哼哼哼(恐吓脸哈哈哈哈哈

粗长了快夸我!!!求评论~

评论(1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