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十三)


天蒙蒙微亮,太阳静悄悄地从地平线爬起,露珠还未蒸发,挂在叶上闪闪发光,偶然间悄然滴落,仿若无声的叹息。

一滴泪。晶莹。无声的滑落,苍白的脸庞。反复的梦,朦朦胧胧诉说着谁的痛苦,谁的不甘,谁的遗憾?究竟是怨有多大,恨有多深,爱有多无奈。不知。终究是一梦华胥。一曲戏。一场空。

使者的眼睫轻轻颤动,他起先只是惊讶于雪白枕头上的一片濡湿,虽然是同样一曲梦,却从未这样流过泪。

他忽然想起鬼怪与他同房,视线上移,想看看那人是否睡醒。却看见那近在咫尺的睡颜。使者赶紧揉揉惺忪的双眼,依旧能看见那人的脸,已经近到数得清眼睫。使者下了一跳,猛的向后退去,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腰上有什么东西搭在上面。他使劲儿想挣脱出来,却无奈那东西越收越紧,他和鬼怪距离已经近到了胸膛贴胸膛的地步。

他掀开被子,看了看腰上重量的来源,果不其然,是那混蛋鬼怪的手。他生气的想一把拉开那手,却不想那手实在紧得很,反而越挣越紧,鬼怪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两人的呼吸杂乱交错。

使者瞬间就清醒了,他青筋微微凸起,在苍白的鼻肤上尤其显眼。他使劲儿摇着眼前的人,“你他妈给我起来!”不怎么说脏话的他已经忍不住爆粗。

鬼怪睡眼朦胧的从床上坐起来,感到一阵头晕眼花,还不忘搂着使者的腰。

“放开!你丫赶紧的!”使者朝着鬼怪喊。“哦……”鬼怪懵懂地望向大吼大叫的使者。“那么凶干嘛……”使者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谁大早上的把手放人家腰上?啊?下次不准你进来睡!给我睡花坛!”鬼怪有点委屈,“是谁昨天让我不要走的……”使者老脸一红,“那你走啊,赶紧走!”

清醒过来的鬼怪一把抱住了使者,嘟囔道:“都是男人怕什么……你看我还抱你呢……”他忘记了使者十分拒绝别人的触碰,而且拥抱还是大面积的。使者剧烈的挣扎起来,“王八蛋!你给我放开!”楼上的池恩倬闻声而来,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你们别吵了都多大年纪了还……”她说到一半就目瞪口呆的停了下来。

鬼怪从使者背后拥着使者……姿势暧昧。“我靠!”池恩倬吼了一声,把刚进门来看鬼怪的德华吓了一跳,连忙赶过来。“怎么了怎么了!”两人一起一动不动地站在使者的房间门口,“我靠!”德华看看池恩倬又看看他俩。“啥时候的事?”池恩倬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当事人鬼怪还一脸气愤的看着他俩,“小孩子不要说脏话!”而另外一位依旧在挣扎,“你们俩呆着干啥,快帮我拉开这混蛋!”池恩倬和德华双双叹了口气,互相看看对方。

这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啊……都顺其自然了。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池恩倬和德华一起大吼,话音未落房门就在他们眼前碰地关上了。“不帮忙就滚蛋!”

门外落了一身灰的两人默然。

怎么最近末间叔叔脾气越来越大了,一定是叔叔的错。

两个小鬼果断地把锅推给了鬼怪。

TBC

哈哈哈哈哈鬼怪的锅……终于能碰一下手机了……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更夕阳。快夸我~求赞求赞!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