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十六)


阳光懒懒散散地打进来,照在使者白净的脸上。有些刺眼。

他眯了眯受刺激的眼,轻轻喃了一声。

感受到头部下奇怪的触感,他微微抬起眼帘,就看见鬼怪仰头睡着。

“ …… ” 他有些郁闷,果不其然自己是躺在鬼怪的腿上,不知为何,他默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因为怕吵醒熟睡的鬼怪,使者一动不动。没想到鬼怪却抬手揉揉眼,“啊……你醒啦?”使者忽地坐起来。“醒了的话就去做早餐。”

“嗯。”鬼怪笑了笑,露出两个梨涡。

被煮菜声吵醒的池恩倬揉着眼从楼上下来。“什么啊……是你们啊。”鬼怪哼了一声。“这里除了我们还有谁啊。”

池恩倬换上不屑的表情,“我还以为是德华哥呢。”

“你就想着你德华哥。”鬼怪转回头,继续煎手上的牛排。“他会给我带东西嘛……”池恩倬拉开椅子坐下。“今天吃什么。”

“欸欸欸,你还想让别人帮你做?自己做!”鬼怪把刚煮熟的牛排端上桌。

“你……”池恩倬刚想破口大骂,就被突如其来的德华打断了:“我在的哟~”德华笑眯眯地从厨房的一角钻了出来,“我负责给你煮早餐。

大厅传来“哼”的一声。声音的主人是已经吃起沙拉的地狱使者。

醉宿的感觉真不好,况且自己还是在某人的腿上睡着的,起来有些腰酸背痛。

池恩倬坐到他前面来,“末间叔叔,你怎么啦?”或许是少女特有的活力感染了他,使者微微笑了笑。鬼怪端着牛排挨着使者坐下,“他还能怎么样,女人跑了呗。”

使者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哇……”池恩倬夸张的哇哇乱叫着。“她为什么跟你分手?”“她问我工作。”池恩倬差点喷出嘴里的汤。“嗷那还真是过分。”池恩倬奈何嘴里有汤,无法说话,被德华抢了先,只好疯狂地点头。

“末间叔叔你别伤心啊。”池恩倬看了看他,道。“我们帮你把她弄回来。”鬼怪心里不舒服,一直都没说话。而下一句话让他欣喜若狂,“我又不是很喜欢她。”

没等德华和池恩倬惊讶完,使者便转向鬼怪,红唇一勾。“不过……我对你更感兴趣。”鬼怪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突然使者十指相扣握住了手。

他吃惊地突然站起来,使者笑起来,“果然,我触碰你的时候看不到前世呢。”

这对鬼怪自然是触不及防的惊喜,“你你你……”他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被触碰的皮肤一阵灼热,脸烧了起来。“快、快放开!”他轻轻甩着两人的手,想要掩饰自己的窘迫。

对面两人表示完全没眼看。使者切了一声,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走,不远处传来清脆的摔门声。

“啊好肮脏!我的手、我的手它!”鬼怪单手捂住自己的手腕,“我要砍掉它!好肮脏!”池恩倬和德华无奈地分分离桌,没人理这个幼稚的鬼怪。

鬼怪的确觉得那只手是肮脏的,他竟然用它去触碰了阿使,同时他也觉得它是珍贵的,这是阿使和他第一次的十指相扣啊。

鬼怪捂嘴偷偷笑起来。

TBC

我我我想做大跃进的产物!我会努力的!各位小天使久等啦……

评论(1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