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是个废人

【鬼使】夕阳(十八)


鬼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停止了,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愤怒。

他身体保持着开门的动作僵在原地,有什么在脑海里厉声尖叫着,打压着他那根名为“理智“的弦。

血液涌上大脑,他用仅仅剩下的思维浑浑僵僵的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能怎么办呢?

那个声音蓦地回荡在脑海里,他的血液几乎是在一瞬间凝固了。

他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像一个迷了路的孩童。

是啊,他又能怎么办呢?

他没有权力、没有理由去质问那个人、去打断那个人的爱情,甚至连冲过去叫醒他的权利都没有。

因为这是一份卑微的爱。

心里有个人这样笑着说。

“我又有什么权利喜欢你呢?”

那个活了很久、很久的鬼怪,缓缓低下头,露出了一个安静又悲伤的表情。

圆润的水珠“啪”的一声,打在瓷砖上,溅出水花。

房间的门被悄悄地关上了。

暴雨倾盆而下。

昏暗的灯光打在床上人的脸上,在静悄悄的房间里,伴着雨声,他的眼睫缓缓地、缓缓地眨了眨。

床边的小使者睁开了眼,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毫无睡意。

他轻轻地松开使者的手。“那么前辈……”他再次俯下身去,动作轻柔地帮使者掖了掖被角,“我走了。”

他笑了起来,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使者的手背,温柔得如同面对他的恋人。

“又下起雨了啊。”他弯着眉眼回头望了望窗台的位置。“首尔要变天了呢。”

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一派的天真无邪。

门又被悄悄地关上了。

这次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这样想,悄悄地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谢谢您了。”

他透过被子闷闷地说。

白色的蝴蝶翅膀沾上了晶莹的雨珠,飞进了微微打开的窗子里,似乎想要躲雨。

使者对它笑了笑。

“是真的呢。”

TBC

都说了不是情敌哼。

你们看懂了嘛?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