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鬼使】夕阳(十九)


鬼怪卷缩在被子里,他有些动摇了。

或许他喜欢使者本身就是错的。

他听着耳边哗哗的雨声,抹掉了那些悄悄滴下的泪珠。

大概是那一幕的刺激,令他动摇,令他退缩。

这种感情在这个世界里真的正确吗?他害怕会给自己爱的人带来他人鄙夷的眼光。

他是鬼怪,或者说被称之为“鬼怪”,他所得到的一切又一切,又怎么可能是理所当然的?

他有常人所有的,呼吸,心跳,亲人。他也有常人所没有的,一把剑,能力,永生,以及——惩罚。

永生让他痛苦,在没有遇到这些人的日子里,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若自己就这样死去,那将是他最幸福的一刻。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所爱之人,有所顾之人,他们的出现直接粗暴地闯入他的世界,甚至改变了他的生活,他的一举一动。

他不禁想,他为何而活,太长的岁月让他差点儿把事实埋没。

他只是为了杀死朴中元而活。

可是他在哪?九百多年了,他从未看过那人狰狞的面孔一眼,所以他活着。

多么的可笑。

他竟是如此卑微的活着。

他甚至会在前两百年的每一个夜晚,合上眼睛就能看到那些无辜的人向他索命的梦。

这样的他又如何能配得上那个人?

他把脸埋到了枕头里。

「一样的。」

轻柔的男声幽幽地在耳边响起。

「你们是一样的。」

鬼怪抬起头,不知哪来的白蝶擦着他的脸颊飞过。

「我也好,你也好,他也好,世界上的所有人,从未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一样的。」

白蝶扇了扇翅膀,停在床头上。

“是你吗?”他抬起头,“你是在告诉我我依旧可以喜欢他吗?”鬼怪像是发现了什么,轻轻的勾了勾唇角,眼中噙着笑意。

声音沉默了,雪白的翅膀尖上似乎染上了樱花般的淡粉。他赌气似的用力拍了拍翅膀,扑簌簌地飞走了。

这是在梦中吧……

鬼怪重新缩回被窝里,合上了眼睛。

神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

他再次渐渐地沉浸到梦中去……

或许梦里的世界有个完美的结局。

几丝黑雾缓缓地凝聚成一团,化出人形。

使者穿着宽大的家居服,露出光洁的小腿。

他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苍白的皮肤在黑暗中尤其突兀,就像隐匿在黑暗中的鬼魅,在人熟睡之时会偷走他们的美梦。

他微俯下身,轻轻的、庄重的将他的唇贴上了鬼怪的额,落下轻柔的一个吻。

“我也喜欢你啊。”他低着头,把视线落在自己的脚背上,不愿再抬起。“嘿,我们大概就要告别了。”他扇了扇那长长的眼睫,故作轻松地说,可惜那并不长久。

“你说我能忘掉你吗?”他似乎想把一切都向熟睡的人倾诉。

但是他突然止住了,像是在犹豫。

最后他只是微微张口,“要是你也能忘记我就再好不过了。”他这样道,可惜地狱使者的能力对强大的鬼怪没什么用。他想。

使者站在原地,不再启唇,就这样静悄悄地,往一个方向看着。

像是发呆,又像是凝视。

黑雾又悄悄凝聚成团……

……消失在房间里。

TBC

你们看懂了没……
等下要上数学课伐开心。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