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流浪的心


流浪的小孩无家可归,在窄窄的街角把自己缩成一团。

昏暗的灯光忽闪着打在他身上,无情地照出他的狼狈不堪。

下雨了。

雨点被路灯照亮,宛若烧红的火星纷飞落下。男孩抖了抖,大雨无情地冲刷着他皮开肉绽的伤口,一阵一阵的疼痛让他面色惨白。

干裂的唇被咬出鲜血,如同在绝望里绽放的毒花。长长的指甲陷进皮肉里。

他呜咽着仰头,水珠在他长长的眼睫上流连,模糊了他的视野。

他那翠绿的眸里盈满了愤恨的怒火,在黑暗杂乱的街角静静燃烧。

马路上车水马龙,街道两旁的商店灯火通明,
来来往往的行人有说有笑。他仿佛被世界遗忘了。

就在他叹息着想要睡去时,一把伞安静地当在了他的上方。他诧异着抬头。

那人的金发真漂亮啊,缤纷的彩光洋洋地洒在他发梢,不舍离去。

他皮制的长靴反着光,格纹斗篷的领口镶着血红的宝石,晶莹剔透。

男孩眼里跳动着希望的光。

男人轻轻俯下身来,一双蔚蓝的眸里似乎包容了一汪星辰大海,轻轻地在他眼底荡漾。

绿眸的人儿愣住了。

不一会儿,他用沾满鲜血的指尖指着男人的鼻尖。“你是看我可怜,所以来施舍我的吗?”

他轻轻摆了摆手。“那我不会接受。”

男人摇摇头,然后轻轻笑起来,微微勾起的唇角画出他眼底温柔的涟漪。

他拉起男孩的肮脏的手,拂掉他脸上的泥泞。

“你跟我走吧。”

那略微嘶哑的嗓音温和地流淌进他的耳朵里。就像地狱之音的蛊惑。


他是魔鬼。

无助的男孩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男人指尖的温度温暖着自己冰凉的手心。仿佛融化了三丈寒冰。

绿眸迷茫地闭合又睁开。

男孩知道,

他那颗孤独的心啊,

早就为这个危险的男人所跳动了。

米优/回忆流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