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鬼使】夕阳(二十)


鬼怪一觉睡到了大中午,睡得天昏地暗,以至于使者亲自跑过去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摇。

鬼怪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晕的厉害,头晕目眩腰酸背疼,而罪魁祸首正坐在旁边吊儿郎当的喝酸奶。

他刚想发火,使者却及时地打断他,“桌上有你的午餐,我做的牛排。”鬼怪顿时就气不起来了,他满心欢喜的离开房间。

使者跟在他身后,继续允吸着手中的酸奶,歪了歪头,“人类所这叫……'Loves Breakfirst'只不过现在已经中午了。”他嘟囔着,“本来是早餐的。”

加拿大的常客鬼怪先生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向来食素的使者竟然会给他做牛排。可惜没能及时吃到这顿爱心早餐,鬼怪不由得后悔起自己如猪一般无忧无虑死睡不起的行为了。

使者把热过的牛排端到鬼怪面前,再坐到长桌的尽头。“你别这样看着我……”或许是使者看他的视线太过灼热,鬼怪有些窘迫。使者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气音,打开冰箱拿出两瓶鸡尾尾酒,“我帮你冰啤酒。”话未说完冰爽就已爬上了瓶身。

德华总是能在不适合的时候跳出来。

他手上拿着一幅画卷,“叔叔,花卷我带来啦。”他把画卷摊在餐桌上,使者好奇地凑过去看。

画上是一个女人,穿得朴质,妆容清淡,却隐藏不住她的天生丽质。

眼泪突然就低落在地板上,砸出泪花。

他哭的像个孩子,剧烈地抽着气,大颗的泪珠从眼中涌出。强烈的愧疚从上心头,那个每天晚上都缠着他不肯离开的噩梦又开始从新在脑中回放。梦里那个鲜血淋漓的轮廓,他依旧呆呆的看着那幅画,累不小心打在了画里女人的脸上。

鬼怪和德华目瞪口呆的看着使者泪如雨下,“叔叔。”德华悄悄捅了捅鬼怪,“快去安慰一下末间叔叔。”

鬼怪不明所以的看了他几眼,还是起身到使者身边。“阿使……”“我没事。”使者平静地打断他,话语里早已不再有先前的嗫嚅。他抹干了泪,对鬼怪露出一个笑容,“傍晚的时候……陪我去看看夕阳吧。”

TBC

啊啊啊啊啊三月三放假了好不容易伦桑要来……结果我妈要带我去越南!!!不我的伦桑哥哥……在火车上慢慢码于是很短小,还要写一堆作业嗷。下篇 再去看夕阳吧我无能为力啦……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