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迷失的暴风雪

我踏上那茫茫雪原,厚重的靴子随着松落的雪深陷入里。

 

雪、山与天似乎连为一体,白的有些混沌。

 

风雪迷了双眼,视野被狂虐的白所占据。

 

耳畔明明有呼啸的风雪之声,却让人感觉四下里独留一片寂静。

 

忽然间,小小的雪堆从我眼前滑落。

 

我抬头,昔日的苍松已被雪压弯。松林被雪染白,带着星星点点的、枯萎的痕迹。

 

落地的松果或深或浅的被埋在雪里,我叹口气,捡起脚下挂着冰的松果,清理干净,放入包里。

 

冰碴被踩碎的嘎吱声从脚下传来,我戴上护目镜,走入快要枯萎的松林。

 

除了半枯的松,周围无一活物。这苍茫土地宛若死去了一般了无生机,就连最后一丝顽强的生命也正被无情地夺走。

 

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仿佛肉身与灵魂都融于风雪,分不清昼夜黑白。

 

后来我仰躺在地,透过覆雪的松枝看死气沉沉的天。

 

冰凉的雪花砸到我脸上,然后融化成水。

 

因呼吸产生的白气还未等悠悠上升就被冻结在空中,消失匿迹。

 

我阖上眼,在这片风雪凌厉的土地上沉沉睡去。

 

梦里,我迷失于风雪之中。

 

而暴风雪,迷失于暴风雪。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