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顺懂】心动


^原著向
^第一篇顺懂多指教
^欢迎捉虫

——————————————


1

“我和罗星以前约好了要打一架……你知道吗?”

“知道啊。”

那天李懂坐在军车上,嘴里叼着糖,百般无聊地上下摇着腿。

明明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声音里总让人觉得带着稚气,软糯糯的。

可把他真正扒开了一看,就像一团软乎乎的棉花里藏着刀片,整个人带刺儿的,一过那坎儿就被他呲牙咧嘴地赶回线外。

顾顺想着,觉得好笑,抬头看看那人。结果只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他如鹿一般湿漉漉的眸子。



2

狙击手和观察员需要高度的默契和配合,肢体触碰这种小问题完全不能入眼,抱在一起滚泥潭的次数早就数不清了。

但是顾顺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正值青春的热血少年,感情一付出就回不来。

别人看不出来,顾顺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呼吸、皮肤的温度,还有自己心脏在胸腔里有力跳动的声音,他感受的清清楚楚。

那时的李懂还迷茫的很,有一半时间拿去想罗星的伤,哪里有空去关注顾顺呼吸节奏不对劲。更何况他在感情这方面就是个真真正正的愣头青。

罗星中枪的那一刻总是在他脑力挥之不去,他自责。罗星就像他亲哥一样,处处照顾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让李懂受伤。

顾顺看在眼里,有时候在夜里望着海上星空时,轻轻的叹口气。

这事儿谁都帮不了他,灰云笼罩的阴影只有靠自己。

战场嘛,总要去习惯的。



3

顾顺和李懂两人闹得很,训练的时候你怼我一下我踢你一脚,气得好脾气的队长三天两头给他俩开批斗会。


但是李懂对顾顺知道的少之又少。罗星的死对头,枪法很好,嘴还真是不一般的欠。

这人总是喜欢带着他那副黄色的护目镜,嘴里不停地嚼着口香糖,走到哪儿都要调侃几句。

顾顺长得不错,剑眉星目的,就是话多自大。训练的时候跟佟莉嘴仗打了三百回合像是泼妇骂街一样,为此还没少挨石头瞪。

这时候李懂也不说话,抹抹脸找个小板凳儿往角落里一蹲,听相声似的动不动一阵傻笑。

顾顺也没少瞟李懂,吵着吵着往后偷偷摸摸看一眼。哎,傻小子自个儿偷着乐呢,心里就高兴的很,讲的越发来劲儿。



好不容易消停了,顾顺擦着枪,想起罗星以前老跟他炫耀自己这小跟班。

“他啊,可爱的紧。对,就是傻了吧唧的那样,禁不得逗,我夸他可爱他还不愿意,一个人在那生闷气。这么可爱的跟班上哪找去。”

顾顺当时还打趣他,说,“嗨,就哥我长这样,你看看,这帅的,要跟班儿一抓一大把。”

现在看来,这样的跟班儿还真没地方找,幸亏现在是我的了。

顾顺自己乐着,想着罗星病好了,拿这事儿气气他去。



4

李懂这边也没闲着,摆弄着新上手的望远镜,比之前那个重多了,拿久了还手酸,一边盘算着要多练一下腕部,眼睛一边往旁边扫,就看见了一旁擦枪的顾顺。


小孩儿心想这人自个儿乐啥呢,又忍不住回忆起罗星来。


以前罗星老喜欢勾着他脖子,给他讲自己和顾顺比赛的故事。

“这小子长得人模狗样的,也就骗骗刚上舰地儿生的小姑娘,久了谁喜欢他。欠是欠,枪法还真没得说的。”

这屁孩子还斜眼看着他哥,“再好也没你好。”

罗星一听就乐啊,隔着窗户就嚷嚷。“听见没听见没?我弟讲我枪法比顾顺好不知道多少层呢!”


就因为以前太过于崇拜罗星,第一次见顾顺的时候他手上一使劲儿,想给他来个下马威,“你的几把刷子,有机会给见识见识。”

谁知道那人居然没使脾气,笑嘻嘻地瞄他一眼,“好啊。罗星身边的人,有点儿功夫吧。”


顾顺的刷子李懂是见着了,那人第一枪就把他心里的热血男儿征服个五体投地。当然面子上得撑住,八风不动地说个“还行。”

李懂的功夫先不说,顾顺已经身心都陷进去了。这人不知不觉中实实在在地把他的心给网住了,还打了个死结。


5

后来在伊维亚,顾顺在自己身后,半搂着他,把枪筒从他耳侧伸出。

那人湿热的呼吸喷在他颈上,温热的皮肤紧贴着他。李懂只觉得被他的气息扫得有些痒,忍不住挪了挪头。

“别动。”顾顺勾住他的脖子,修长的手就拂在他脸颊上,眼睛认真的盯着倍镜。

这时顾顺神经紧绷,死死盯着对面山腰上的敌人,倒是没感觉心态变化的这一丝暧昧。

可李懂不一样,他在那人的怀中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皮肤间相处的地方越发灼热。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可心脏却怦怦直跳。

他突然想起,以前隐隐约约有一点这样的感觉,却因为疲劳完全没有在意。

是在不知不觉中吗?

还是在刚刚的那一瞬之间?

李懂有些摸不清头脑,反而突然害怕起来。

这样的感情……他会怎么想?

在他胡思乱想间,一声枪响把他拉回现实。顾顺揉了揉他的发,“以后不要压力太大,有哥在呢。”

李懂深吸一口气,偏过头。


6

后来明明战争到了尾声,顾顺却中了枪。

李懂趴在山岩后,顾顺的血沁透了他的衣衫,温热的、流淌的。

他颤着手,瞄准目标。

那人伸手拍拍他,“别紧张,这回算你救哥一命。”

李懂突然就冷静下来了。

顾顺的命……

他扣下扳机。

必须救!

鲜血四溅,一枪致命。

顾顺满脸是血地躺在地上笑,“干的不错。”

李懂拿衣服给他止血,两人靠在一起等救援。

顾顺扶了扶歪了的护目镜。

“懂啊……有喜欢的人没?”

他吊儿郎当地,抱着侥幸的心态试探着。

“有啊。”李懂笑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儿。“我觉得他长得特漂亮。”

顾顺听得心里一抽,皱了皱眉,继续问,“哪家姑娘啊?”

李懂没回答,倒是看见他皱眉。

“疼啊?”

顾顺就一通呲牙咧嘴。

“疼啊,可疼了。”

是心脏疼。他心里说。

顾顺表面上看起来再怎么轻佻,也是重情之人。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他也无能为力。

李懂幸福就好了。

那人把水壶递给他,“忍忍吧,咱马上就能回家了。”

像哄小孩一样。

顾顺别过头,让忍不住往下流的眼泪混进他的血里,没人看见。


7

顾顺在伤好后,第一时间收到了队员给的慰问礼物。

他有些哭笑不得。

花花绿绿的礼盒一打开,刷刷刷,一水儿的护目镜。

他拿起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些不知所措来。

最后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李懂送的盒子,把里面的护目镜四面八方瞧了个遍,最后轻轻把它收进了柜子里。

李懂倒是左顾右盼地悄悄关注着顾顺,可一来二去硬是没见着他带自己送的护目镜。

晚上小孩儿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来着,好几个晚上都没大睡好。

早上一起来两个青黑的眼圈在眼下吊着,被顾顺嘲笑了好几次。


8

李懂还记得,以前罗星开玩笑的问过他。

“你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怕死吗?”

他的回答当然是不怕。为什么要怕呢?自打他下定决心进这部队,就应该不再瞻前顾后了。

哪怕死在战场上,那也是为国争光,为国家贡献,也是死无遗憾。

可现在不一样。如果有人再问他一次,他肯定会点头。

怕死,不是怕自己死,是对所爱之人的那一份执念。怕自己喜欢的人死掉,或者会想在死之前再见那人一面?

死亡这件事情,在以前的他面前本是虚无缥缈的。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死亡在他眼前发生,他头痛,头晕,双眼发黑,回去后吐了个天昏地暗。

可是后来慢慢就习惯了。死亡固然让人伤心,让人情绪波动。可就算这样他也挽救不回什么。

看着生命流逝,能付出的,也只是一份心而已。


9

后面的后面,李懂再回忆起来,他最害怕的一次。后来的夜里,他一次又一次地被这个噩梦惊醒,只有身边温热的温度能让他冷静下来。

那一次的战争尾声,顾顺连中十几枪,在他完成任务后已经失血过多了。他躺在血泊里,还朝着他笑。

李懂俯下身去抱住他。顾顺感觉到,那人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在他脸上,就像砸在他心里。

他看不得李懂哭,就他那一哭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心软。他那时就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活下去,为了李懂。

“别哭了,哥好好的呢,肯定给你健健康康的好起来。”

他想伸手,去擦掉李懂脸上的眼泪。

谁知道李懂越哭越凶,止都止不住。

他无奈,只好指了指自己脸颊,“那你亲哥一下,哥保证回去后能又蹦又跳的。”

他本以为李懂会拍他一巴掌骂他一句,谁知道那人愣呆呆地就往下亲。

柔软的唇覆带着血和泪在了他的唇上。像以前多个夜中的梦一般,轻轻的、温柔的。

那一刻,顾顺为李懂好不容易封闭的感情在一吻之下闯出堤坝,奔涌而出。


10

顾顺再次睁开双眼,是白花花的天花板,还有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儿。

他扭头,看见之前为他焦头烂额的人儿正皱着眉趴在他身上熟睡。

轻轻起身,吻了一下那人的前额,却不想他眉眼突然舒散开来,睁开带笑的眸子。

“队长好像说过队里不给谈恋爱怎么办?”

顾顺看着李懂抓着他的手腕,那人的眸子还是一如初见时那般模样。湿漉漉的,像一头无知的小鹿,不觉中装了一汪星海。微微一眨眼,长长的眼睫便撩动水纹,星光摇曳。

他嗤笑一声。

“怕什么?”

“有哥在呢。”


END

评论(16)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