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笑饮红尘酒,悲间醉眼柔

【顺懂】醉饮对皓月


*别看名字这样其实它是原著背景…

*私设如山,顾顺战死疆场……

*虐,慎入

*以顺懂引蛟龙



今夜月色真美。——夏目漱石


—————————————

摇摇湖间舟,飘飘河岸柳。
轻笑随风散,黄沙士未还。
醉饮对皓月,疑似故人归。
风吟琴无声,蛟龙永不散。


1

晚风习习,吹起了柳叶,吹散了花香,吹远了江舟之火的渔歌。

坐桂树下,看皓月当空。雾蒙蒙的云上是漆黑的夜空,云随风动,遮住圆月,又飘散开来;浪随风滚,月洒湖面;叶随风摇,树影婆娑。

湖岸灯火斑斓,李懂举着酒杯,杯里映月。忽而酒动,月无,灯影轻曳。

身后的小馆儿热热闹闹,暖黄的光,食物的香气,酒杯碰撞的声音,欢笑声、歌唱声、猜拳声,没人闻到桂花香。

“懂啊,想什么呢?”

李懂一惊,恍惚似故人。

回头那一瞬,他看清了杨锐的脸。

“没事,队长,我敬你一杯。”

响亮的、玻璃碰撞的声音传入耳中,好似那年月下,笑着的一张画。


2

“李懂,你怎么不吃啊?”徐宏拍拍他的肩,陆琛往他碗里夹菜。

他傻傻地点头,将一块鸡蛋放入嘴里。

鸡蛋的香味混着葱香、西红柿的酸甜在口腔里蔓延。

泪,盈上眼眶。

他记起来,顾顺第一次给他做菜,就是西红柿炒鸡蛋。

鸡蛋碎了,西红柿是生的,盐没捞匀,一会儿无味,一会儿齁。

难吃死了,却再也忘不了,忘不了的味道叫幸福。


3

“懂啊。”

李懂突然听着背后有人叫他。

他转头,愣了。

顾顺双手插着兜,斜靠在树上。

月色从叶隙间洒下,拼凑着照亮了他半边脸颊。

“今天月色真美。”那人这样说。着,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烟,“要不要来壶酒。”

李懂眼泪刷地就下来了,止都止不住。

顾顺一看,急了,蹲下来抱着他。

“哎你别哭啊……哥在呢。”

说着说着,顾顺也红了眼眶。

然后他开始消散,先是手、脚……

“有那么想哥么……”

最后连她含泪笑说的那句话也飘散在风里,与桂香融为一体。


4

“懂啊…懂啊……”

李懂回过神时,蛟龙一帮正傻傻地望着他。

他灌了一口酒,把酒杯重重放下,看着杨锐担忧的眼神,抽泣声越发难止。

“对不起…对不起…队长……我看到顾顺了……”


5

第二个红了眼眶的,是陆琛。

他搂住李懂的肩。

“哭什么呀……”

然后自己也落下泪来。

悲伤的气氛悠悠蔓延开,一时无人语。

杨锐放在桌下的手紧握成拳,心脏一抽一抽地跳。

“他们是英雄,生于战场,归于战场,血肉捐于家,身躯献于国。”

祭奠的献词在他们耳畔响起。

那一刻,背后的喧闹把他们隔离开来。


6

渔灯隐在夜中。哀歌幽幽,在风吟中没了声。

最后是佟莉挥袖把泪一抹,踢翻了一堆空酒瓶儿。

她拿着酒瓶仰头一灌,哽咽着吼,“都哭什么,起来!”

他们把酒杯用力撞在一起,清脆的声音荡在湖畔。

欢笑的人也都停了,望着他们。

“蛟龙小队永不散!!”

吼声划破夜空,划分云雾,划散花香,浩气远扬。

THE END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