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不是说谁撒下天罗地网想要去留住谁,而是时光相织成网,把两心相连。

写给《天罗地网

艾特亲爱滴黄黄 @我是要成为网黄的男人 

我爱你!!!



我第一次看黄黄的文,就很震惊。

你的文总能直击肺腑,让我在空闲之时不断回想,反复咀嚼,久不消散。


他们活于你的笔下,活出了自己坚强的模样。


一个家庭背景强大却缺少了爱,不知道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被一个人爱又是什么感觉。

纸醉金迷的世界,他或许感受过了,也曾经用此麻痹自己,但是他内心深处渴望的,还是一份无需包装的、炽热的爱。


一个贫穷独立有个温柔的妈妈,却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心魔。因为世道总归有些险恶,没有家庭保护的李懂早早就成了孤儿,内心早熟、老成,给自己裹起层层外衣,变成一个坚强懂事的人。


他有自己拼死坚强的一面,却又在某些方面上懂得妥协,他很聪明,顾顺也很聪明,但是他们之间不应该需要这种聪明。


李懂不哭不闹不抱怨,不喜欢跟别人接触,却是信赖身边的人。他不敢去爱任何一个人,因为他是多么地爱他的妈妈,却因为妈妈的死被锁进了牢笼之中,他怕重蹈覆辙。


他在王覞被顾顺揭穿的时候,表现得很平淡,可他未尝不是钻心的疼。他跟王覞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他也对他很好,可是王覞却背叛了他,他怎么会不疼呢。


他不说,只是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毫无意义。


而顾顺就这么,看似霸道、用着富二代、高干子弟、不要命的主儿的身份,闯进了他的生活。


顾顺一开始强势,无理,甚至去逼迫李懂,却是在不经意间对他的喜欢越来越深,而他就陷入了泥潭里。


这么有背景的一个身份地位十分强大的男人,却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懂得爱,被自己喜欢的人搞得有些焦头烂额。


之前他带李懂去过的那个俱乐部,淫狂糜烂,李懂初见这种场景的时候,那种愤怒和恶心的心情,顾顺也是会有的。

不知道他坐在那里时,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情。


他把自己伪装的很好,过去几十年,他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过来,一切按着习惯按着程序走,可是突然有一天,他遇见了李懂。


他对李懂的好奇心在李懂对他的所作所为的反应中不断扩大。


一个人,在事后没有悄悄地一走了之,反而窝在床上,半睡不醒的跟他说,“我累,不想动。”

他去逗李懂,李懂也没有讨好或者过激反应的表现。李懂对他的态度,平平淡淡,想要把他当成路人,根本不畏惧他身上所谓的权势和金钱。


而顾顺顺藤摸瓜,一步步向下,,总想看看那人藏在最深处的宝藏。


李懂那种坚韧不拔的意志惹急了顾顺,不知如何是好的他一急之下动用了自己的势力,想把李懂关入自己的牢笼。


李懂天生一副傲骨,也是摸爬滚打长大的孩子,他知道金钱和权势的威力,却还是顽强地区抵抗。


“我要你李懂挫骨扬灰都是我顾顺的。”


李懂在那个雨天,对顾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顾顺把他最脆落的部位打了一击又一击,最后他跟顾顺耗得精疲力尽。


他选择了放弃,却并不是妥协。他说,“画画真的好难,以后我不画了。”然后把他一直视如珍宝的东西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跟顾顺说,“你赢了。”其实真正的,是他赢了。如果顾顺这时候能得到他,也得不到他的心。


顾顺也就在这一天恍然大悟,自己对李懂的喜欢,自己想要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的。


他后悔以前做的一切,于是他用未来去弥补。


他会带李懂去散心,叫李懂给自己做饭,找尽各种理由陪着李懂。


他想要放下一切去珍惜自己的所爱之人,给他幸福,给他快乐。


就在这时候,顾顺就已经被李懂的天罗地网牢牢网住,再不离开。


李懂曾经跟他说:“我有我的路要走,但是无论走哪条,遇到什么人,都不可能是和你一起。”


李懂确实是为了他们两个好,本来李懂就觉得,自己如果事业成功,会娶妻生子,安安稳稳过完一生。

这种感情,本来很多人就是表示不赞同的,走这一路艰难又坎坷。


李懂也是为了顾顺着想,有着那么好的权利和金钱,不去发展自己反而陷入他这样深不见底的泥潭之中,是不会有结果的。


而李懂没发现的是,从他开始去想的那一刻起,他已经顺着顾顺勤勤恳恳织下的情网往里走了。


而顾顺始终没有畏惧,反而一路过关斩将。他会孩子气的去吃罗星的醋,却在看见李懂偷偷哭泣的时候让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顾顺逼着他,讲出他的心里话。


李懂或许是讨厌极了顾顺,觉得他总是跟自己过不去那坎儿,自己想要埋得越深的东西,顾顺就偏要把他挖出来。


而后来的李懂身在他乡,终于想明白了这件事。


他那么多些年来苦苦压抑的感情被顾顺设下圈套,一点一点耐心地引出来。

他把脾气全都发泄在顾顺的身上,可是顾顺没有说什么,没有责怪他,没有抱怨,也没有跟他点清楚,反而只是想把他搂得更紧。


顾顺看清了李懂那犹豫的、让他心生不安的那一份顾虑:“李懂像浮萍,没有根,四下飘着,随遇而安。有了房,有了避风港,他才会有安全感,才会停下来,落地生根。”


他一直死缠烂打的粘着李懂,陪着他,跟他一起住,吃他做的饭,自己洗碗,让他画自己,都是想要给李懂家的感觉。


确实,他的钱,可以给李懂很多套房子,但是他幼时的经历让他明白,“先有感情才有家。”


如果没有感情,房子也只是冷冰冰的钱而已。


最后他看见李懂不告而别,人去楼空,入在云端坠入地底的冰窟,四胲冰凉。


他本以为李懂有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的喜欢他。


但当他冰箱里却整整齐齐的放着李懂亲自包的、他爱吃的猪肉扁豆馅儿的饺子时,他也就明白了,李懂其实懵懵懂懂地、一不小心就闯入了自己的网里。


两人心里都想着对方,一个心底的种子已经发芽,一个已经抽枝摇曳了。


身在两国,没有联系,一眼都看不见。


两年啊,深深爱一个人,对着空楼想他两年,是多难的一件事。


他去纹了纹身,给的那份两倍的钱里,包含的满满都是他对李懂的爱和心疼。


他在李懂努力拼搏之时,开始建造,建造他要给李懂的家。


就在李懂失眠的那个夜晚,李懂手中的笔也没有停下,他那时就已经下定决心,画了他心中的福波斯。


那晚的画,就是他最珍惜的三幅画的其中之一。


他想起了顾顺说的每一句话,对他付出的每一份真心。


这个有权有势,曾经骄傲自大,不管不顾闯入他世界给他带来无数伤痛的男人,曾经孩子气的跟他吃醋,也曾经极力掩饰自己的落寞安慰自己,曾经…..曾经……


顾顺给过他很多个曾经,都是真实的,不加掩饰的真心实意。


他也知道,自己就是掉进那人的天罗地网之中了。


不过跟几年前不同,这次的天罗地网,是顾顺独自开路,闯得遍体鳞伤之后日日夜夜不懈怠的织了这张网。


那么久,顾顺都没有放弃他。


李懂其实也有一丝忐忑,两年,在他发现自己喜欢上顾顺的时候,顾顺有没有放弃。


是顾顺,轻声引导他,走出自己的心魔。


李懂曾想:“他何其幸运,有兄长,有良师益友,还有顾顺。”


他24岁,拿到瑞士金笔奖,全世界的人,都来欣赏他的画作。


“他们让我觉得压抑窒息,等我身不由己吸了满肺灰尘,才发现那不是灰尘,他们也不是雾霾,而是风,是光。”


文章里,网黄这样写:


风驱散阴霾,光划破黑暗。


就像是他们情窦初开的那一瞬间,知晓对方的心意,想象对方的未来。


主持人问他,你有话对你的福波斯说吗?


李懂只是摇头。


原文说:


我把我无法言喻的感情,全部寄托在画里,有朝一日,如果你能知晓。


他对顾顺的感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的。


有朝一日,如果你能知晓。


顾顺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亲手为李懂打造了他所希望的家的模样。


两年来,他止不住的想他。


视频一定也被来来回回翻看了无数次,每一次的心酸,每一次想下流的眼泪。



三幅画,李懂,母亲,还有他们驱散自己心中的霾。


李懂终于不再徘徊,反而安心。


‘心魔已解,他终于不再觉得身后空空如也。’


他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当他回国,双脚踏上国土,进入北京。


他顺着顾顺安排好的那样,奔着自己的家去了。


他一路跑过去,好像回到了外婆家。


‘走廊千回百转但并不太长,他跑了几十秒但又觉得像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小桥流水,粉墙黛瓦。



他跌入那人怀里,听着那人的心跳,感受到那人的体温。


桌子上有一盏灯,仿佛悬空的茶壶,茶柱倾泻落在桌面。’


是他的作品。


‘窗前挂着一个风铃,李懂笑了笑。’


是在他家乡的风铃,那风铃曾经在风中叮当叮当清脆地响,而他曾经愣愣地盯着风铃,等妈妈回来。


‘视线又转到床头的墙上,那里挂着一幅画,他曾经取名为《霾》。’


顾顺怎么会舍得给到他人手里。


‘他的波斯福给了他一个落地生根的家。’



不是说谁撒下天罗地网想要去留住谁,而是时光相织成网,把两心相连。


顾顺坚持下来,没有放弃。


‘别人都说他一腔孤勇。’


甚至连罗星都说,万一他不回来呢?


顾顺把李懂送给他的酸甜苦辣都美滋滋地收下了,都细细品了。


于是他敢信誓旦旦地说,“他会回来的。”



然后李懂就带着一衣风尘,回家了。




阔别稍久,眷与时长。



——————————————————————


最后,谢谢黄黄写的那么精心的文章!幸苦了!!


很遗憾,我来得有点晚。


爱你!爱你笔下的他们!!


黄黄的天罗地网不小心网住了我x


我居然全文(不算我的唠叨和符号)正好写了3333字!!都不舍得改哈哈哈哈哈哈


加油我亲爱滴黄黄!!!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