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言

是个废人

【鬼使】三百粉 · 壹


一个给粉丝开的短篇集

《花香》

顾客鬼怪x花店老板使者
地点:加拿大

Part 1

有一家小小的、神奇的花店,在每年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开着。

住在附近的人都喜欢光顾这家花店,因为它是一家神奇的花店。

无论严冬还是酷暑,初春还是深秋,哪家小小的花店的花从来不会少。你总是可以在那里找到你最想要的花。

花店的主人似乎很悠闲,这家花店的开门时间总是固定在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间。它的主人从不会迟到,隔壁的店家门总能准点看到它的主人抱着一大束鲜花把那个工工整整写着“9:00am-4:00pm”的小牌子翻到写有花体英文“Open”那一面去。

就如被细心装饰得美轮美奂、艺术风格独特的小小花店一样,它的老板自然也是数一数二的佳人。

若是运气好的话,你不时还能见到他穿着西装文质彬彬的一面。不过他性格看似冷淡,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呢。这也倒是为什么这家花店对面的咖啡馆里总是坐满了各式各样姑娘的原因了。

没办法,这位容貌出众的老板那天生红润光泽的薄唇总是那么耀眼。

这大概就是北美历史最悠久且号称“魁北克的香榭丽舍大道”小香普兰街的一大传奇了吧。

来到这里的姑娘们视线总是会被这位老板牢牢牵引住,然后情不自禁地进去买一束盛开鲜花。因此其他家的花店总是会为被抢了生意而苦恼不堪。

漂亮小姐那么多,自然英俊的绅士也不会少。

那位费尔蒙芳堤娜城堡酒店的老板自然也就是惹人注目的另一大焦点。

自从他第一次经过这家小花店之后似乎就迷恋上了这个地方。

很奇特吧,一个大名鼎鼎的集团
总裁竟然总是掐着点天天亲自往小花店跑。或许是让人听起来有些奇怪的缘故,咖啡馆里的姑娘们都叫他鬼怪先生。

每每当他经过时,女孩们总会笑嘻嘻地叫着“鬼怪先生”向他问好。

他的脾气似乎也十分不错,也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他总是不会去反驳她们,而是满眼含笑地接受了这个有些幼稚可爱的称呼。于是大家渐渐地都叫起鬼怪先生来。

果不其然这遭到了花店老板的嘲讽:“真是符合他的性格呢——”他故意拖长了音,“那个幼稚的鬼怪。”哦,亲爱的不要笑,这可是他的原话。

作为回报,亲爱的鬼怪先生也给那位漂亮老板起了个外号——地狱使者。这还要讲回他们的初遇。

他们的初遇似乎并没有别人在小香普兰街的相遇一样那么温馨愉快。

Part 2

大概是听说这里有这么一家神奇的花店,好奇宝宝般的鬼怪先生竟然亲自跑过来买花,正好对上了刚刚来花店准备开门的使者。

对漂亮姑娘们来说,这可是个幸运的日子。因为花店的老板今天罕见的穿上了西装。

鬼怪就在花团锦簇中看见了一袭黑衣的地狱使者。

“穿得就像一个地狱使者一样。”他撇着嘴,看着被阳光笼罩的使者,很不解风情地从嘴里挤出了那么一句话,“还带了一顶俗不可耐的帽子。”

他笑起来,似乎很受用花店老板惊讶的模样。但是他似乎错了,这个看起来彬彬有礼的人并没有那么好惹。

使者抬起帽子,瞪大了眼:“嘿!”他叫道,“你他妈说谁呢!”对面坐着的姑娘们咯咯地笑起来。

鬼怪也并没有生气,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气呼呼的使者,“喂喂,这样讲话对可爱的小姐们可不礼貌哟。”

女孩们又一次笑了起来,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鬼怪先生!我可以这样叫你吧?”鬼怪自然是不可自否地点点头。

“哦!”她像是欢呼了一声,“那么,亲爱的鬼怪先生,你要知道,我们并不在意这些东西——”她显得有些兴奋,“因为它们太拘束人了。”

“所以我们也会这样说——”她们激动起来一齐道:“嘿!你他妈在说谁呢!”你知道的,那声音肯定震耳欲聋,就像是一起排练过似的,没办法,她们面对有趣的事总是合作得相当好。

鬼怪无奈地一摊手,“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咯。”

这时候使者已经换上了家居服,白色的长款卫衣,帽子处的两条长绳仔细地系成了完美的蝴蝶结,衣服末端有红蓝两条颜色作点缀,他正倚在门框上向这边看呢。

“我想……”他笑眯眯地看着鬼怪,“你来这里绝对不是为了逗姑娘们开心的吧?”

“没错。”鬼怪耸耸肩,大步跨上台阶,在众目睽睽下把玻璃隔门关上。

“为什么来买花?”使者蹲下身来,动作轻柔地整理着花束。鬼怪摸着下巴看着他,“因为你是小香普兰街的传奇。”

“夸张。”使者皱皱眉,头也不回地丢出一句话,“所以你要什么花。”

“不知道啊。“鬼怪无奈地摊手,“我第一次来买花。”

使者站起身来,抱着一大束鲜花。“那你也有够无聊的了。”他把那束花塞在鬼怪怀里,“诺,玫瑰。送给女朋友的吧?”他双手抱胸看着他。

“哦!当然不是!”鬼怪接过花,“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他把头埋进花里,深吸一口气,“真香。”

“这花就送你啦……”使者摆了摆手,“谁管你有没有女朋友,没事别再来了啊!”鬼怪抱着花,摆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嘿,怎么这样,你和你的花儿们多么娇嫩可爱。”

“滚你的吧。”使者把他粗暴地推出了玻璃门,“别再来了!”

鬼怪隔着玻璃凝视里面忙碌的使者,悄悄地舔了舔唇。

Part 3

上午9:00——

不同于昨天,今天使者穿着黑色的家居服,白色的丝带交叉着从白净的颈部延伸到尾椎处,打了个松松垮垮的蝴蝶结,走起路来像尾巴似的,一晃一晃。

他刚到自己店门口,就看见鬼怪靠在自家玻璃门框上吃着串烧。“你怎么还来?”使者掠过他,熟练地把牌子翻过来。“买花啊。”鬼怪弯弯眉眼。

使者慢慢地凑近他,直到两人鼻尖快要相碰才堪堪停下。“好吧。”他直起腰,“你要什么花?”

“你给我什么我就买什么。”鬼怪一脸无赖,“每天一束。”使者被他气得咬牙切齿,他塞给鬼怪一把百合,“出去。”他指着玻璃门,“立刻,马上。”

“欸别别别!”鬼怪立马双手抵抗,“我可是来给你礼物的!”“嗯哼?”使者哼了一声,停下了动作。

鬼怪得一的打了个响指。“看好了。”

刹那间流光华转,似绝世风华,满城鲜花一齐绽放,只是瞬间的事情,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使者瞪大了眼,“你怎么做到的?”鬼怪笑了起来,眼眉弯弯,“鬼怪先生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他手中的百合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湛蓝的玫瑰,他突然跪下来,“嫁给我好吗?”

使者捂住嘴,红了眼。

END

@叁沿 来自这位小天使的脑洞www

补偿补偿我出去时更不了文………等等我别丢下我啊www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