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携黄沙向东去

走尽远方的路,为梦里的一次擦肩

【鬼使】夕阳(二十二)


大雁归家了,红霞在它们洁白的羽上悄悄停留。

“殿下。”稚嫩的童声打破了傍晚的寂静。那个人在夕阳中转头,眸子里映出了小小的他。“臣名金信,从此……跟随殿下。”红阳洒在他脸上,眼波微转,映亮了眸光。

“不必多礼。”他微微笑起来,“我叫王黎,以后……跟着我罢。”他眉眼弯弯,直达金信心底。

“夕阳美吗?”

“夕阳美吗?”鬼怪喃喃着,撩起眼帘。

“金信将军啊。”金信端正地跪坐在王黎面前,昔时的小小少年如今早已当上了高高在上的君王。“放下你的痛苦与仇恨,带着这把剑,离开这里吧。”像是叹息,曾经爱笑的人儿如今再也没有笑过。

“别再回来了,快走吧,我将会宣布你的死亡。”冷酷的君王明明高高在上,眼中却划过一瞬悲伤。

那天王黎做的,也就只能远远望着金信的背影。

“不美,夕阳一点也不美。”

分别的时候,他在金信耳边悄悄说。

“不美,夕阳一点也不美。”使者转向他,眼睫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出奇的长。

剑插进胸膛的那一刻,天角泛起了红光。金信还活着,痛苦的活着,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把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杀死,感受着滚烫的鲜血从身体里流淌出来,他在一片荒山野岭之中,痛苦的等待属于他的死亡。

鲜血淋漓,与如血的夕阳连成一片。“啊。”年轻的君王蹲下身来,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颊。“夕阳不美,是因为它带走了我爱的人啊。”他起身,拂袖而去。

“因为……它像是要带走我身边的人一样。”使者转着手里的花,有些踌躇不安。

鬼怪愕然。面前的的地狱使者总是与王黎神似,可若他就是王黎的话,那他犯了何罪?

恍然间,有白蝶从身后悄悄掠过。

夕阳把使者的唇照得更加嫣红,甚至可以胜过那些争妍斗艳的花儿。

怎么可能呢?鬼怪无奈的笑笑。

他不是王黎,王黎不是他。

那他爱的是谁?

TBC

对对对不起小伙伴们QAQ
垂死挣扎才拿到手机,要地生中考了哭唧唧,等等我啊。
为啥大家都淡圈了嘤嘤嘤。
祝一样要地生中考的孩子们加油!

评论(8)

热度(38)